中国蟋蟀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thread-136202-2-1.html
搜索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dahongpao

虫王(转载)

[复制链接]

7

主题

28

好友

3万

积分

寿星头

蟀族

鲜花(1603) 鸡蛋(1)
发表于 2018-12-4 07:02 |显示全部楼层
dahongpao 发表于 2018-12-3 20:35
我把书中的介绍给您看看,第一幅图是火光汉老前辈的自述,我个人觉得这虫是朱砂紫
它头部的基色是红,却 ...

那上面所附之图不是原文的虫

221

主题

33

好友

2万

积分

黑紫

鲜花(108) 鸡蛋(0)
发表于 2018-12-4 07:11 |显示全部楼层
虫半痴 发表于 2018-12-4 07:02
那上面所附之图不是原文的虫

是的,我已经删了

7

主题

28

好友

3万

积分

寿星头

蟀族

鲜花(1603) 鸡蛋(1)
发表于 2018-12-4 08:16 |显示全部楼层
dahongpao 发表于 2018-12-3 20:35
我把书中的介绍给您看看,第一幅图是火光汉老前辈的自述,我个人觉得这虫是朱砂紫
它头部的基色是红,却 ...

不看实图光凭文字叙述很难判断,就算实图也是各人各看法,更何况文字描述各人可能也会有各种不同的表述。
从他所描述的头部、腿确像玫瑰紫,而牙、身又不像,至于朱砂紫我没见过不敢妄言

1

主题

3

好友

8030

积分

红牙青

鲜花(51) 鸡蛋(0)
发表于 2018-12-4 09:38 |显示全部楼层
过去有些高品现在根本就看不到了!

0

主题

1

好友

4万

积分

寿星头

蟋蟀网忠实用户 中蟀网铁杆粉丝

鲜花(48) 鸡蛋(1)
发表于 2018-12-4 10:53 |显示全部楼层
总是这样

221

主题

33

好友

2万

积分

黑紫

鲜花(108) 鸡蛋(0)
发表于 2018-12-4 11:17 |显示全部楼层
秋恋 发表于 2018-12-4 09:38
过去有些高品现在根本就看不到了!

嗯,可悲啊!

221

主题

33

好友

2万

积分

黑紫

鲜花(108) 鸡蛋(0)
发表于 2018-12-4 11:1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ahongpao 于 2018-12-4 11:23 编辑
虫半痴 发表于 2018-12-4 08:16
不看实图光凭文字叙述很难判断,就算实图也是各人各看法,更何况文字描述各人可能也会有各种不同的表述。 ...

请教您我92年抓的大红虫“大红袍”您看是紫虫中的哪一种?

        记得那是1992年暑假的一天(7月31日左右,时年我虚18岁),吃过晚饭后天刚黑,我带着电筒、虫网在居住的小镇(安徽芜湖境内原属无为县)上转了一圈,只听见老派出所南侧大路旁有两只蛐蛐在叫,二虫相距约二丈多远,一只在路旁大法国梧桐树下断砖堆里,一只在路下斜坡(即河堤)上,斜坡下是一条小河很长约五、六十公里,当地叫它小江和大路同走向(原址见下图,西红柿菜地左边是大路右边是河堤及小河,虫出土在路边西红柿菜地位置,原来是断砖堆),斜坡上的叫的声调高一些,断砖堆里的叫的异常低沉远远听来几乎让人忽略,我想去捉斜坡上的,但斜坡上满是荆棘、垃圾令人无法下足,无奈只好去捉断砖堆里的,我朝它走近几步,在和它相距一丈多远的地方听清了它的鸣声,它的叫声宽厚雄浑、震人耳鼓,绝对不同凡响,我的心不禁跳起来感觉此虫不寻常,以前从来没有听过如此雄壮的鸣叫声,正要去捉它它却警觉地不叫了,我再靠近它两步在和它约半丈多远的地方蹲下来,一动不动静静地等着它再叫,过了约一刻多钟,它终于又叫了几声,这回我听得真切,它的鸣声在近处听来异常洪亮雄浑、刚烈遒劲,震得它周围盘口大的地面都似乎有些颤动,我意识到此虫绝非等闲之辈,心口狂跳起来,强按心头的喜悦再次向它靠近,然而刚一动步它又沉默了,我只好再等,等了约二十分钟它一点动静也没有,又等了好一会儿,它还是一声不发,这时我实在忍耐不下去了,于是就在它叫的地方找起来,我轻轻掀开断砖、碎水泥块和落叶,不多时,在一片火红色的法国梧桐树叶下找到了它,它的个头硕大无比,衣翅呈深红色(似晒干红枣颜色),像一只红色的油葫芦一样又大又壮,以前从未捉过如此大的虫子,头又圆又大,脖颈又宽又深,身形又宽又厚,双尾又尖又长,六足又粗又长,一张大黑脸,漆黑发亮如同马路上的柏油一样光闪闪、亮晶晶,腮门宽大,衣翅艳丽无比如同披了一件枣红色的袍子一样,鲜艳夺目看得我眼睛发直,不敢相信眼前的是事实,不知什么原因我觉得此虫是王,虫中之王,我不禁大喜过望忙用网罩住它,再将它赶上网轻轻提起来罩在手上,心头一阵狂喜,恨不得大喊一番让所有人都知道我抓了一只绝好的虫子!
          我飞快地跑回家(捉虫地离我家只有五、六十米)将它放进罐头瓶里,当时没有虫罐,大前年(我虚15岁)母亲在芜湖镜湖公园花鸟市场给我买了一只虫网、一只虫罐、一本李嘉春的书,后来罐子碎了,它在瓶底走了一圈过来,便停在瓶底正中央(以后皆是如此,总是停在正中央,平时饲养性情稳重少动,不怒自威。),走动时双须搅动不停、龙行虎步、缓缓而行;站立时气宇轩昂、威武雄壮,一幅帝王之相,深红色的衣翅像披了一件红色的袍子一样,于是我为其取名“大红袍”。将其放入被斗败不再斗的虫(即二爷)瓶里,它张牙竖翅咬得它们死的死、伤的伤,其鸣声如洪钟极响亮,频率极高,吵得人耳朵发炸,我怕惊醒爷爷、奶奶(家人都反对我玩蛐蛐),忙将瓶盖盖上,但还是吵得我无法入睡。
         过了几天,我又捉了几条虫子,挑选出其中最厉害的一只,来试试大红袍的威力究竟如何,双方碰头后各自张开大牙,这时我才发觉大红袍的牙齿是那么惊人的宽厚、长大(因为平时打不开牙,打草时只双牙微启一条线缝,下不露牙尖,飞快咬断草锋,极似钳开一线),是枣红牙(起木色无光泽),其中一牙牙面上有一针尖状的黑色针形竖纹,长约一二毫米,竖纹位置在牙钳表面中段,到现在再未见过这样壮观的大牙,双方即刻交锋,那虫朝大红袍扑来,刚挨上大红袍就闪电一般被一口摔出去或者说刚挨上大红袍就闪电般的飞了出去,我根本没看清是怎么咬的,因为太快了,“啪”地撞在瓶壁上,须断项裂,灰蒙蒙的伏在瓶底一动不动,似乎昏了过去,身体已变型,过了一会儿它苏醒过来,又不知死活地朝大红袍扑去,然而仅一眨眼的功夫,快得无法看清是怎么咬的,那虫已仰躺在地,大红袍将其按在身下,接着“咔嚓”一声咬断一条大腿,又跟着咬开了对手的肚子,那虫仰躺在瓶底,腿乱蹬,牙乱咬,试着想翻过身子,但瓶底很光滑,它又断了一条大腿,翻了半天也没翻过来,肚子上绿呼呼的内脏也冒了出来,大红袍还要咬它,我见它实在可怜,于是用草将大红袍赶开,帮它翻过身子,它翻过身子后如丧家之犬,没命似地乱窜,竟钻到大红袍的身体下面乞求保护······
         这时我将大红袍移到室外阳台太阳光下,只见它硕大的大圆头上两根血红(血管状)的斗丝平行贯顶,似火车道一样平行直透,间距宽敞,旁边清晰无杂点,但在室内(即非光线直接照射下)却看不到它的斗丝,甚是奇特,印证了古谱中的那句话“紫无斗丝为真紫”,二根触须粗长腥红,额上一抹金光(即金黄额线),大黑脸漆黑发亮,六足苍黄粗长上洒紫斑,紫红爪花,紫尾尖长挺拔,极宽厚老深的脖颈上毛绒垒起(深紫红色较翅色深浓),像呢子大衣一样,身宽背厚,虎背熊腰,硕大的个头如一尊大炮一样(炮筒型前后等阔),鲜艳如玫瑰的紫红袍(似晒干红枣色)在阳光下闪着耀眼的光芒!(完)
注:之所以斗了两口和我的荒唐饲养密切相关,我当时刚玩虫不久,根本不会饲养,又没有师傅教我(我们镇上除我外无第二个人玩虫),想来可笑我把虫养在玻璃罐头瓶里,瓶底没有垫土,平时只喂些生米和野草老叶,也不知道喂水,加上我家房子西晒屋里炕气大温度高,一般虫养个十来天就一命呜呼了,"大红袍"虽未死但也日渐颓废,如果刚抓回来时战斗力有百分之九十,那么勾斗时战斗力估计不到百分之七十,大概养了半个月左右就放生了。

7

主题

28

好友

3万

积分

寿星头

蟀族

鲜花(1603) 鸡蛋(1)
发表于 2018-12-4 14:4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虫半痴 于 2018-12-4 14:57 编辑
dahongpao 发表于 2018-12-4 11:19
请教您我92年抓的大红虫“大红袍”您看是紫虫中的哪一种?

        记得那是1992年暑假的一天(7月31日 ...

不看到实样或照片很难判断,再说以前的很多品种都是现在所没有的,就算见到也很难命名;我对儿时的一条红虫记忆犹新,却不知如何来定名,那是我老爸的同事抓来送给我们玩的,儿时不会养虫,就将虫养在一个形状像杯子样的瓷罐里(底下垫土的),喂米饭粒,不给水(根本不懂的),落罐时灰褐色,用现在概念估计3斟左右,大约10多天竟然盆长估计有近4斟,而且泛色成通体淡红偏粉色,白玉六腿几乎不带黑斑,斗丝记不得了(那时不懂没注意),牙淡红带粉色干净有光泽没黑斑,洁白饭须粗壮特别醒目;有一天老爸的一个精于玩虫的年轻同事带了8条大蛐蛐来我家,说这些虫够你们玩一秋了,我们(哥俩)就拿出红虫开斗,竟然连斗他8条,其中有一条被直接打飞出窗外(从台面到窗外近一米远),他看呆了,注视了好半天说好虫、好虫,也没说是啥品种。后来这虫赢多了几路也说不清了;就是用现在的眼光来看也不知应该定什么名,现在根本没有这样色路的虫。补充一下,被他连斗打败的8条中的一条4斟多的注地大黑牙青虫以后也赢了好多路直到老死也没再败过。

221

主题

33

好友

2万

积分

黑紫

鲜花(108) 鸡蛋(0)
发表于 2018-12-4 15:17 |显示全部楼层
虫半痴 发表于 2018-12-4 14:45
不看到实样或照片很难判断,再说以前的很多品种都是现在所没有的,就算见到也很难命名;我对儿时的一条红 ...

这么好的虫居然送给小孩玩?

583

主题

98

好友

6万

积分

真青

蟀族 蟋蟀网忠实用户 蟋蟀网微信勋章 中蟀网铁杆粉丝 论坛积极分子

鲜花(3355) 鸡蛋(0)
发表于 2018-12-4 15:53 |显示全部楼层
虫半痴 发表于 2018-12-4 14:45
不看到实样或照片很难判断,再说以前的很多品种都是现在所没有的,就算见到也很难命名;我对儿时的一条红 ...

以前土虫噶厉害呀……

7

主题

28

好友

3万

积分

寿星头

蟀族

鲜花(1603) 鸡蛋(1)
发表于 2018-12-4 16:32 |显示全部楼层
dahongpao 发表于 2018-12-4 15:17
这么好的虫居然送给小孩玩?

我老爸工作上的徒弟,要拍师傅的马屁,再说我老爸对他很好的,屡次帮组他,特别是在他困难时帮组过他,唯独在虫上一点不客气,有好虫被我爸知道了就强要过来给我们玩(虽然我爸一点不懂虫),当然那时斗虫也不赌钱,不然我爸也不会那样做(断人家财路)

7

主题

28

好友

3万

积分

寿星头

蟀族

鲜花(1603) 鸡蛋(1)
发表于 2018-12-4 16:37 |显示全部楼层
没脚腿 发表于 2018-12-4 15:53
以前土虫噶厉害呀……

那时你们杭虫也一样,厉害的虫有的是

221

主题

33

好友

2万

积分

黑紫

鲜花(108) 鸡蛋(0)
发表于 2018-12-4 16:37 |显示全部楼层
虫半痴 发表于 2018-12-4 16:32
我老爸工作上的徒弟,要拍师傅的马屁,再说我老爸对他很好的,屡次帮组他,特别是在他困难时帮组过他,唯 ...

您父亲不玩虫?

7

主题

28

好友

3万

积分

寿星头

蟀族

鲜花(1603) 鸡蛋(1)
发表于 2018-12-4 16:49 |显示全部楼层
dahongpao 发表于 2018-12-4 16:37
您父亲不玩虫?

他自己不玩虫,但知道有这么回事,他让我兄弟俩玩虫,目的是要把我俩拴在家中,免得野到外面去,怕我们闯祸,因为那时可让我们玩的东西实在不多

1

主题

3

好友

8030

积分

红牙青

鲜花(51) 鸡蛋(0)
发表于 2018-12-4 16:59 |显示全部楼层
虫的命名,就是古谱,也不统一,各说各的。何况现在的品种已单调多了,能分清青黄紫黑白红就够了,至于细类各有各的见解。

221

主题

33

好友

2万

积分

黑紫

鲜花(108) 鸡蛋(0)
发表于 2018-12-4 17:28 |显示全部楼层
虫半痴 发表于 2018-12-4 16:49
他自己不玩虫,但知道有这么回事,他让我兄弟俩玩虫,目的是要把我俩拴在家中,免得野到外面去,怕我们闯 ...

父爱如山!👍

0

主题

0

好友

7757

积分

红牙青

蟀族

鲜花(8) 鸡蛋(0)
发表于 2018-12-4 20:07 |显示全部楼层

221

主题

33

好友

2万

积分

黑紫

鲜花(108) 鸡蛋(0)
发表于 2018-12-4 21:05 |显示全部楼层
秋恋 发表于 2018-12-4 16:59
虫的命名,就是古谱,也不统一,各说各的。何况现在的品种已单调多了,能分清青黄紫黑白红就够了,至于细类 ...

您说的是,可惜不能再回到从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联系我们 QQ:1085266|手机版|中国蟋蟀网 ( 沪ICP备05038105号 )

GMT+8, 2018-12-14 20:38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