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蟀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thread-139285-1-1.html
查看: 2211|回复: 9

2020五虎上将——红牙黄、红牙白披、黑紫、淡紫和紫壳白牙

[复制链接]

40

主题

185

好友

1万

积分

白黄

蟀族 Hall of fame 文人骚客

鲜花(611) 鸡蛋(2)
发表于 2020-12-9 16:2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蟋蟀情 于 2020-12-17 10:25 编辑

                                                          2020五虎上将—
                                  —红牙黄、红牙白披、黑紫、淡紫和紫壳白牙


        栅中,二只蟋蟀被草打得斗性大发,张着大牙,八角飞风,叫声连连。

       起闸,只见二虫电光石火般,嚓、嚓、嚓几个势均力敌的平夹,双方各退一步,紧接着一虫上前一步,一个钓鱼夹,把另一虫扔向空中,被扔之虫一跤摔在地上,挣扎了二下,竟昏死了过去。

       一切都是那么地突然和不可思议,一个钓鱼夹竟把一条虫咬得昏死过去,可见发口之虫的夹力惊人。

       “呵呵,结棍吗?”说话的是我师弟白牙重青小陆,上风虫是师弟华字号的虫,被咬昏死过去的是我的一条铁庄名将淡青白牙。

       “哦,哦,可以的,可以的,”我边应答着,头上的汗也边莫名其妙地流了下来,这汗流的也真不是时候。这么多的人看着呢,何况天气还是那么凉快。

       对于一个比较懂虫的人来讲,经过一个多月虫的饲养和对所养之虫的观察,对一条虫的级别评估应该是十不离八九,这条铁庄淡青白牙绝对是一条报名报品的东西。

       我不由得探头又仔细观察了一下对方上风虫。对上风虫,我总相信赢的一定有道理,只不过暂时没有看懂而已,我习惯性地多看了二眼。

       师弟见我在研究对面的虫,便又笑嘻嘻地说:“他们说,这虫是专门斗邵老师的,结棍吗?”

       这一轻口重夹厉害。顿时整个房间的空气有点闷。

       我斗虫无数,深知斗虫规矩,斗虫不斗人,赢虫不赢话。

       我还未来得及调侃师弟,旁边有一人大喝道:“册那,侬嘎老卵啊,侬今朝来做啥,是来斗宁还是斗财吉啊?斗宁我陪侬,我部队下来额,二根肋旁骨蛮硬额,斗财吉,阿拉一道脱侬搞搞大,弄弄清爽,侬开只口,那娘的弄得像老军医一样,老卵西勿光。”

       我一听就知道是贤国。只见贤国怪眼圆睁,脸涨得通红,生气了。

       我、李哥、小宋、小弟、贤国、大年、时良等都是从七八岁就开始一起玩蟋蟀,而且这一玩就是六十多年,从未间断,近年都老了,感情也更深了,由于我承蒙师付厚爱,略为懂虫,而且从不赌博,无论多好的虫,只要开口,都会送人,所以和每个人的人际关系都非常好,这贤国人过于耿直,悟性较低,加上社会复杂,所以在场里经常下风多一只,因此每年会虫开毛口结束,我的虫无论好坏,头挑必定是贤国。

       没想到事情复杂了,斗虫要变成斗人了。

       “贤国,你瞎管闲事,小陆开个玩笑,大家笑笑多少开心,侬哪能像只白虫一样,张口就发死口,一口把人家捉死,这太没有劲了。”

       众人一听,哈哈大笑。

       我回头又看了看贤国,只见贤国黑着脸站在那里不响,这时脑子里似乎闪过一丝什么。

       再仔细一想,顿时心中大骇,贤国前几年不是已经病故,今天怎么会来参加会虫呢?

       一惊之下,醒了。睁开眼一看,哪有贤国。看了下床头柜上的钟,已是十月一日凌晨430分。

       前几日,师弟发了一段视频,学弟华字号的小周一条虫一个钓鱼夹把另一条虫打得昏死过去,还截了一段话,说此虫专斗邵老师等。其实我知道师弟小陆不仅识虫本事大,而且还打得一手好草,一根没几根毛的老草,夹在耳朵上,一年四季不拿掉的,一有机会就拿出来东扫扫西打打,有虫扫虫,没虫扫人,我因为经常给他扫,所以习惯了,有时实在被扫得烦了,偶尔回以二个弹腿。

       这几天因又到了一年一度的会虫时间,不免和家里领导谈起已故的贤国、阿六头、小徐等以及重病在身不能来参与的李哥、小宋、阿兴、兆根等,不由得一阵伤感。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唉,人老了,容易动感情。

       躺在床上,睁着眼着实唏嘘一番。

       今年十一来的人较多,到场25人,大家互相问候,交流虫况,吹牛吃茶,煞是热闹,纵观全程,大家的参与热情远远大于斗虫的热情,在进行虫技交流的同时更加重视玩虫的思想和理念的交流,玩的开心,玩的健康。

       来的虫友中,陈老师的年龄最大,陈老师不愧为做老师的,儒雅随和,会虫中,不论上风或下风都宽厚地笑笑,大家都非常尊重他,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师弟白牙重青小陆和小鬼跌金刚小林及二月春风刀小顾是我在蟋蟀网上所交的为数不多的朋友,小陆所在的华字号实力雄厚,年轻、学历高,曾勇夺宁阳世界杯亚军,这次来的小沈、小何、小陶等我都认识,都是低调但有能力的人,当然,令我最开心的是拥有一棚专门斗我虫的校友学弟小周因工作繁忙不能赶回上海而让我逃过灰头土脸的一劫。

       开幕式是在我的一条铁庄淡青白牙和华字号小何的一条超大牙之间进行的。虫34点正码,一场恶战,淡青白牙胜出,胜在体力和夹口上,虫友们斗赞我的养功到位,于是骨头一轻,再连斗一条,胜华字号小沈土虫一条,随即淡青白牙被要去。

       “邵老师,我和侬斗一只。”讲话的是刘律师。据他介绍,他的这棚虫都是在920日以后在岚灵市场买的,平均500元一条,买了近2万。

       我今年虫的厘码都比较大,但落栅一看,一个是阿爸,一个是儿子,而且似乎这个儿的还营养不良,看上去特别小。阿爸打儿子,轻轻松松,儿子毫无招架之力,只能抱头逃跑。

       一条、二条、三条,叠了三对,我吃了三个下风,史无前例。

       于是我把刘律师的三条做阿爸的上风虫拿过来在灯下仔细观察起来:都是黄门的顶配东西,黑顶门,黄宽斗丝带麻路。五面出角,黄脑盖带砂,蓝项皮呈鼓状,蜕裂线显凹坑,淡金翅呈粗白胁,撇腿白蜡爪,捞进网罩中看了一下,很宽的腹板,白色的脂肪带起皱,铃门干净呈健康色。二月春风刀小顾在我旁边看后道:“三条虫都是一个爹妈生的,一模一样。”

       我对白虫一点认识都没有,因此对白虫在蜕变成虫后的生长机理感到非常的困惑,为什么同样重量的虫在外形上的差异会那么大,为什么从脂肪带及铃门色的颜色来判断,虫龄应该差不多,但一个已经起皱,一个却很饱满,只是由白转黄?如秋虫的脂肪带起皱纹的话,其颜色必定会变得灰黄,说明虫已衰老不能再斗。

       那就不得不思考,白虫有盆长过程吗?为什么?

       如果是由于白虫因生存环境原因所形成的食物链是一个完整的过程,不存在秋虫从野外到盆养的因食物的突变而产生盆长的工况下,我们是否也可以通过调整食物来控制秋虫的盆长程度而来减轻秋虫的份量呢?但是因控制食物而对秋虫的寿命、打斗的周期及耐力能会产生多么大的影响呢?为什么?传统的放大食和现在的控食利弊关系究竟怎样?为什么?

       我曾经做过一些实验,样本太小,因素太多,没有结果。

       刘律师笑眯眯地看着我,问我还斗吗?

       只有投降,虫凶是硬道理,这就是虫的魅力,和老人、小人,有钱、无钱,有文化、无文化无关。

       陈总等不服气,结果仍是刘律师绝对上风多一只。

       中午照例是鲜美的黑皮子荠菜香菇榨菜鲜肉大馄饨,每人一大碗,几百个馄饨一扫而光,各个都夸领导好并表示了谢意,确实几十年的包容付出,着实不易。

       由于虫多,下午继续,一直斗到下午3点,大家才依依不舍地告辞,约定十月八号继续操练。

       今年小鬼跌金刚小林说他有一位很要好的朋友也想来会虫,我的原则只要人质地好,我都欢迎,天下虫友一家。小伙子带了二条虫过来,其中一条虫二上一下,都得极为精彩,人也极爽,也是一条好虫。

       十月八日,总的结果还是刘律师的虫上风多一只,刘律师告诉我一个信息,上次十月一日斗的虫,上风虫掉份量很厉害,没二天普遍掉5~6个点,斗口也差了很多,变得不大会斗了,下风多一只。

       二场虫斗下来,阿蔡临清虫上风虫多一只,而且价格也很便宜,我准备明年去看一看,二月春风刀小顾的虫也不错,宁津北部的虫多一只,特点皮色正、口硬,价格也能接受,小顾作为电力专家,对虫的研究也很有造诣。

       我今年的虫主要来源有三部分,一部分是庆云的,一部分是铁庄的,有一半是河北大名的。庆云和铁庄的虫淡色面多一只,而且厘码略小,出斗重量都在30点左右,因为现在铁庄深色面一张皮的小虫也吃价钱。其实虫色淡无边这句话是极其值得去研究的,能做到花小钱玩好虫的作用,大名的虫普遍厘码都较大,出斗重量都在40点左右,深色面的虫多一只。

       在十月一日及十月八日二场虫中,明显的庆云和铁庄的虫上风多一只,特别是铁庄的虫普遍肯斗,哪怕下风也必定是很有腔调,大名的虫则下风多一只,主要是打包收身不足,出斗期不到,嫩一路,具体表现为发口不到位,受口性也差,我养的这批大名虫应为晚路虫。

       为了验证判断,寒露后让朋友带了淡紫、黑紫、紫壳白牙(已四上风),独须白披红牙、红牙黄等7条虫去出斗,结果六胜一负,其中淡紫还因发口快且势大力沉连斗一只。

       虫回家,转眼时已至10月底,因今年天气暖和,以及缺乏三尾,晚上虫呼雌声一片,真造孽。

       还剩21条虫,其中毛口虫8条,养老上风虫13条。

       不知怎的,脑子一热,神经一下搭错,决定来个窝里斗。

       我养虫主要研究研究,同时也丰富一下业余生活,根本不去想什么胜负,因此从不在家试口,要斗就和别人斗,而且一斗到底,看看这虫凶到什么程度,耐力到什么程度,用我们专业术语来说就是做一次破坏性试验,因此连斗是经常的,但斗好了,一般我不会再斗第二场,而且必定是养老送终。因此每年都有一批半吊子的虫从进盆一直到老去,未斗过一口。

       没料到,看看这不起眼的存在这毛病、那缺点半吊子虫,估计窝着一肚子被人看不起、还不时地单吊的气,两虫一照面,便往死里咬,发起口来垫纸一片沙沙地响。二牙相交,嗑瓜子声咵咵不断,惨烈无比,这真是论证了只要虫养到位,一定会报效你的结论。

       家里领导见状,说这么结棍的斗财吉把它录下来,明年给侬朋友看看,不是蛮好吗?

       想想也有道理。摄像机、支架等都是现成的,弄好后,一放效果一塌糊涂,试了几次,四只变二只,二只变一只,四对毛口都斗光了,只剩下一只上风虫了。录像里只有叫声是清楚的,其他的根本看不出是什么虫和什么虫斗。

       无奈,想起十月一日和十月八日斗虫时,大家都是拿手机在录制斗虫过程,我也不妨一试。唉,一手打草,一手拿手机录像,太难了,还好这打虫的功底还是有点的。

       问题又来了,录像效果可以看看了,虫呢,虫没有了,都斗完了,录什么呢?

       不去管他什么了,把上风虫搬出来,自相残杀,搞个窝里斗,人就不做了。

       下面是八个录像的说明:

       一、录像训斗说明:出斗前必备之课。

       二、录像狮象搏兔,皆用全力说明:此役,红牙黄(铁庄36点)斗秃尾(大名虫42点)。红牙黄因老了,发口较慢,但发口意识强烈,发口动作清楚。毛口冠军秃尾霜降后窝里斗,一夜33上风,过了几天呈老态,体魄强壮,牙大根粗,作风顽强,虽屡屡被咬,但就是不退,斗了几口,估计没有什么大名堂,双方鸣金收兵。

       三、录像生死肉搏,天昏地暗说明:此役黑紫(大名虫30点)斗秃尾(大名虫42点),黑紫以小胜大,特点为:一、黑紫品种优良,色素色,结构色均为一流,因此受口性非常好。二、内压强大,头绽、项鼓、腿圆及齿面外突,因此发口凶猛,势大力沉。三、外骨骼硬度高,顶门精光,毛领钢刺及六爪蜡光,因此为受口和发口提供了最强大的保障。最精彩的镜头为双方磨牙和互咬嘴门,以及血水嗒嗒滴而根本不当一回事。秃尾虽重了整整十二个点,但终究还是招数用完,输在品级上。

       四、录像顽强拼搏,浴血奋战,说明,此役白牙青(大名虫38点)斗紫花牙(大名虫45点),白牙青是一条闷头虎,平时不易鸣叫和吃草,但打口凌厉,发口凶悍,最主要是体魄强壮,从中秋到晚秋,不掉分量。紫花牙有着一付超大的紫花牙,而且皮色也极正,在以往会斗中,落口稍慢,但一旦落口,力重千钧,没有生路,此役是典型的以快制慢范例,紫花牙毫无反抗机会,落得剃须折牙的结果,真是成也大牙,败也大牙。

       五、录像疾风暴雨,白刃相接说明:此役淡紫(大名虫42点)斗白牙青(大名虫38点)。这淡紫是品级较高的也是历年不多见的一条好虫,它有四大特点:一、头绽如肿;二、牙根特粗,钳形一流;三、体形匀称,处处见大不大;四、晚秋叫声吱吱。虽说这闷头虎白牙青也是一员悍将,怎奈遇上淡紫这种恶虫,你快我也快,你口重我口更重,因此一点脾气也发不出来,唯一出路就是逃走。

       六、录像刀光剑影,血战到底说明:此役红牙白披(大名虫44点)斗淡紫(大名虫42点),这淡紫在外斗了二场,窝里斗斗了二场均是先声夺人,暴扣连连,但这次遇到的是白门里的大将,红牙白披,我深信“深有底,淡无边”的道理(这例不具体展开)。这红牙白披在外仅斗了一场,因厘码较大,便回家赋闲,虽是晚秋,仍鸣声洪亮,中气十足。淡紫虽遇强敌,但毫不畏惧,冲上去嚓、嚓几个力重千钧的平夹,淡紫被红牙白披咬转,但淡紫乃凶顽无比之虫,边打转边发重口,毫不示弱,最后被隔开。

       七、录像泰山压顶,一剑封喉说明:此役淡紫(大名虫41点)斗白牙青披(大名虫38点)。淡紫休养了二天,一打草又吱吱大叫,称了一下,重量掉了一点。这虫体质好,忍不住请出老将军白牙青披战淡紫,这白牙青披一付雪白大牙镶黑尖,从头到尾一张皮,在十月八日会斗中,吃夹还夹大打一场上风,没料到这次遇到淡紫这个大凶头,碰面劈头盖脸的就是一个重口,有点被打懵了,还没有完全回过神来,又被淡紫一口咬出一尺多远,待我用网去捞虫时,这白牙青披发怒了,一口重重地咬网上。回到盆中,白牙青披突然清醒,这淡紫太凶了,老命要紧,不能再斗了,还是撤吧。

       八、录像击搏挽裂,天地对决说明:此役淡紫(大名虫41点)斗独须(大名虫36点)。看到淡紫如此打白牙青披,我突然想做一下破坏性实验了,请出了已五上风的友谊冠军独须,这虫长的有点像拳王泰森,墨擦黑一口白牙,脖子粗,肌肉发达,发口极其凶狠,而且一口连着一口。十月一日、十月八日各连斗二条,轻轻松松在外斗了一场。我想看看这淡紫和独须斗到什么程度,有什么结果。虽小打大,但考虑到淡紫在近几日连斗,体力必定有所损耗,未必能占多少优势。开栅,一场史无前例的盘肠大战开始了,斗口斗间,重口频发,看着看着怎地变成了拳击赛,一记重拳发出,随即抱头二人缠在一起,避免被打,略恢复一下体力再斗,再换位,再缠在一起,就这样不知不觉已经斗了一个小时,领导锻炼回来,看见我仍短裤汗衫,一手持手机,一手持虫草,叫了不理,连连说道老头子中魔了,疯了。

       哪里中魔,哪里疯了,分明是虫斗的太精彩,进了境界了,这境界只有玩虫人懂。但领导终究是不能得罪的,无奈只能把虫隔开,去穿外套了。

       这是一场吃夹还夹、斗口斗间的典范。这秋虫日浴阳光,夜浸露水,得日月之精华,天地之灵气,至今已有1亿多年的历史,其谜一样的虫理,人一样的虫道,是生根于民间的基础,娱乐于各阶层的特点,是其他东西很难替代的。

       虽说这次窝里斗的主角都是班长、副班长的级别,却也个个黄肉白背、紫肉白背,毛绒肉,蜡光背,生的皮厚骨硬,无一虫在搏斗中抽筋或掉大腿。

       其实,蟋蟀能作为一种文化流传至今,最关键的还是它的适应多阶层的娱乐性,有钱人、没钱人、喜欢养的、喜欢斗的、懂的、不懂的都可以玩,而且都可以玩得高兴,给业余生活增添些乐趣。

       讲到这里我似乎又看到师弟笑嘻嘻地从耳朵上拔出那根秃须草抖了二下:师兄,侬为啥不敢进场子,为啥不敢去参加世界杯呢?要面子、怕输、没钱、坍台?

       斗胆告诉师弟,敞开纯赌得概念不谈,有钱人多花些钱,虫季结束,哈哈一笑,结束;没钱人花个小钱,甚至到地里抓些,虫季结束,同样哈哈一笑,结束,没有差异的,都是玩。

       至于玩的形式,例如友谊赛、世界杯、南北赛,甚至场子里斗虫等,其性质也都是一样的,这虫玩到一定程度,由于都师出同门,所有的玩虫人都会碰到不可逾越的瓶颈,即使有差异也五十步和一百步的关系,概率起主导作用,而概率则是由钱的投入来决定的,明白这一点,你就会明白玩虫的真谛,不会盲目地自我感觉良好。但如果你认为虫和蟑螂一样没有差异的,那说明你没入门,应到贾老师家门口去磕头拜师。

       我以为好虫是看出来的,虫王是斗出来的。真正值得推广的是“王者之战”,所谓“王者之战”,即通过N次的竞斗,最后决出各重量的冠军,该冠军就当年的虫王,比赛时间从920日开始到1031日结束(我们要的是三秋虫王,而不是早、中、晚秋虫王,早、中、秋虫王只能称将),出场间隔前密后疏,不低于15场。统一公养,精食饲养,全程监控,实况转播,设10万以上单项奖金,不设任何门槛(不知白虫是否有三秋大将),撬子手有好虫,有信心也可以去夺取10万奖金,而不是卖给大户,这对每一个玩虫人都是公平的,大家都知道虫王的概率是极低的,不是钱能搞定的。

       至于赛事运作,虫界高手如云,相信小事一桩。

       有时在产地,看到那么多买虫的玩虫者,蹲在地上,汗嗒嗒滴地在挑虫,左挑右挑,真是不容易,这虫真是太难挑了,我是学工科的,因此知道按目前我们对虫的认知程度,要挑选相对好一些的虫是完全可以做到的,但要做到量化,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因为虫的好坏是一个认知程度问题,而认知程度就是客观认识和标准之间的差异,标准是来自实践经验的总结,标准可以用于选虫过程中控制最佳物理特征,保证所选之虫具有更好的品质,增强玩虫的娱乐性。一条好虫,就虫本身而言,必定有它的过人之处,这过人之处也必定会以某种物理形式表现出来,问题是对这同一条好虫,可能会有多种不同的评价,这问题不是出在这条虫上,而是出在对这虫作出评价的人上。众所周知,所谓的标准是以科学、技术和实践经验的综合成果为基础,对重复性事物和概念所做的统一规定,以特定形式发布作为共同遵守的准则和依据。

       为什么要提虫的标准问题呢?这就涉及到玩虫的本质,那么,什么是玩虫的本质呢?那就是在玩虫的过程中不断地揭示和掌握虫的某种规律,长期地在实践过程中通过相互交流融合、摸索和改进,使玩虫人对虫的认识逐步趋于一致,以最优的选虫方法替代原有的选虫方法,从而提升玩虫的乐趣。

       我们玩虫人的共同师傅贾似道及他的师兄弟们就把已经经过实践检验证明有效的关于虫的知识、经验和技巧搜集、整理、分析、提炼,称为相虫八格(头、钳、脸、项、翅、腿、肉身、须)、十二相(形、声、头、眼、牙、须、项、翅、身、尾、小足、大腿)、十六形(头形、头色、斗丝、眼、须、脸、水须、钳、项、翅、腰背、肉身、衬衣、腿脚、铃门和尾),六门基色(青、黄、紫、红、白、黑)以及饲养方法等,并形成文字以虫谱的形式进行推广应用,虫谱的产生确实给玩虫人在玩虫过程中起到了一定的指导作用,减少了对预期的不确定性,大大地提高了玩虫的乐趣。

       数理统计是数学的一个分支,分为描述统计和推断统计,它以概率论为基础,研究大量随机现象的统计规律性,描述统计的任务是搜集资料进行整理、分组、编制次数分配表,计算各种特征指标,以描述资料分布的集中趋势,离中趋势和分布的偏斜度等。推断统计是在描述统计的基础上,根据样本资料归纳出的规律性,对总体进行推断和预测。

       概率和统计在我们日常生活中比比皆是,例如:麻将、彩票、金融、保险、健康等,能运用好这门科学,确实会给我们带来很大好处。

       同样,概率论在虫谱中的应用也表现得相当成功和出色,给所有的玩虫人在提高和掌握选虫、养虫及斗虫方面提供了很大的帮助,而贾似道等能在没有概率论和数理统计等自然科学的工具情况下,能把虫谱以概率论的形式把虫谱编写出来,可见其才智超乎寻常非常,远非一般人可及。虫谱也是概率论的一个很好注释。

       我相信所有的秋虫爱好者,不管文化程度及底蕴如何,都想为了提高自己的玩虫水平而钻研过各类虫谱,然而理论和实践之间还是存在很大差异的,尽管你可以读懂虫谱上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但一到收虫季节,面对市场上数量如此巨大的、但又个个不同的蟋蟀,就无法下手了,如按虫谱所描述的去挑选,那是条条不靠谱,根本无虫可收。

       问题出在哪里呢?虫谱错?我们理解错?都不是。

       问题出在贾老先生写虫谱时是用比较法来判断描述一条虫的好坏,而恰恰是这种比较法由于缺乏同一标准,因此很难对确定对象之间的共同点和差异点进行区分。

       那么,问题就来了,比较法必须具备一个标准,没有标准怎么进行比较呢?而标准又在哪里呢?

       因此,贾老先生为了虫文化的千秋万代,把前朝历代民间的、官方的有关虫描述的文件全部搜集起来,再加上自己对虫的知识编写了《促织经》,希望这部《促织经》成为选虫标准的范本。

       同时,贾老先生为了尽最大可能地让晚生后学掌握好虫技,不厌其烦地把虫分成青、紫、黄、黑、红、白六门,每门又分真、正、深、淡、间,通过虫色组合,分成正色、五黄、八白、九紫、十三青、异色二十二种,或三十一青、十六黄、十七紫、六红、十一白、七黑。根据八格再列五十一异虫,可谓详尽无遗。

       当贾老先生摇着象牙扇,撸着根根透肉的长须呤着十月蟋蟀入我床下,好生得意的时候,我们这些晚生后学日子难过了,手捧着虫谱,满世界找虫王,找将军、元帅,结果就像成语按图索骥那样,捧着一本相马经,千辛万苦找回来的却是一只大蛤蟆。时间一久,耐心尽失,便改变选虫方法,是虫便抄,上风就是好虫,名曰,虫是斗出来的,殊不知班长和副班长由于级别相当,因此较起劲来也很厉害的,和将军间的较劲没有很大差异,事实上斗虫是斗级别的。更有一部分人不去研究虫道虫理,以赌资的高低来定虫的品级,真是可笑之极。首先,虫的品级高低根本和钱的多少沾不上边,虫属自然科学,钱是个人财富,钱是买不到科学的。第二,赌资的高低只能区分大赌徒和小赌徒的差异。第三,大赌徒只占有钱的玩虫人的很小一部分,根本不能代表整个玩虫群体的水平,试问,从古自今有那一位赌徒靠虫技营生发家致富,扬名立万,又有哪一位赌徒在传承虫文化方面作出了显著贡献?一切皆因赌博就是精神**,它使人生观、价值观发生扭曲,而被社会历史抛弃。

       其实,有可能贾老先生穷毕生精力编写的虫谱里的虫,他未必都搞清楚过,那些虫也未必见过,例如天蓝青,虫谱描述“非青非紫亦非黄,闪耀不定似无光,背心肉色蓝似靛,人间难逢促织王。”这非青非紫亦非黄表明天蓝青是一条间色虫,按照真、正、深、淡、间,这间色虫怎能位列虫王呢?再例:谱中黄门中的狗蝇黄位列正色,根据虫名,虫主人应是一位农民,家里还养了一条狗,有一种黄色的蝇子喜欢叮,浑身发臭的狗,农民捉到的这条虫颜色就像这种蝇子的颜色,极凶,故通过口述或文字就流传下来了,同样,还有蛀项等。估计贾老先生在编写虫谱时和现在绝大多数编写虫谱的作者一样,自己没见过,人云亦云,闭着眼睛就这么写上去了,这以其昏昏,使人昭昭,不懂装懂的一写,必然谬种流传,误人子弟,贻害他人。

       当然,在这里要强调的是,我们并不是说虫谱根本无用,虫谱在弘扬虫文化、普及虫的基本理论方面有着很重要的作用,但要作为选虫的标准却是远远不够的,主要是缺乏作为标准的必要条件,例如衡量虫好坏的依据或准则,可比性等操作的条件。

       在科学技术高度发达的今天,我们应该用更加科学的方法去寻找好虫所具备的共同特征,提高选好虫的概率,使玩虫具有更大的魅力,进一步丰富我们的业余生活。

       涓涓之水,终可穿石,不是由于它力量强大,而是由于昼夜不舍的滴坠。

       转眼霜降已过,晚上八时许,照例给虫喂好饭便去客厅看有关抗美援朝70周年纪念节目。

       这边在看电视,那边虫房由于天气较热,门开着,传出了一片虫的叫声,这由青、紫、翅等不同声部组成的叫声,仿佛是在为纪念抗美援朝胜利而举行的大合唱,而我却在这大合唱中听出了弦外音。

       这虫和人是一样的,喜欢过宁静、太平生活的,在田野里造一个窝,呼几个雌伴伴,晚间外出觅点吃的,就这么一辈子平平淡淡地过了。

       但是被关进盆里却是另外一件事,一切都身不由己,命运被彻底改变了。

       今年从山东回沪,走得匆忙,未带三尾,到了上海工作一忙,忘了去买三尾,待到9月中旬准备下雌,一打电话,山东虫贩都没有三尾,于是和朋友一起去岚灵市场买了一批秋白混杂的三尾,到十月中旬便死得所剩无几。

       以往每年大多数都是朋友们捉的土三尾送给我,这土三尾不仅肯上背,而且寿命特长,前几年虫友烽火云要宁津虫籽,我就特地在当地挑了一批长枪翘尾的三尾产籽,以免坏了虫友的研究,这些三尾也蛮好使的,但寿命却远不及土三尾长。

       今年在岚灵买的三尾不仅寿命短,而且铃性差,朋友告诉我这就是不灵的白三尾。

       看着盆中孤零零的弓着背、竖着翅呱呱大叫的将军,心中真的很不是味道。

       唉,人心哪人心……

       是夜,久久不能入睡,朦胧中怎地听到楼下有动静,心中猛地一惊,脑子立马清楚起来,莫不是有小偷进屋,再仔细一听却什么声音都没有,为了保险起见还是下楼去看一下,起身刚走到楼梯口就听到虫房里有说话,瞬间吓得我的汗毛竖了起来,硬生生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浑身发冷,我赶紧躲在角落里,偷偷地看了一下虫房,还好,虫房得门是关着的,但里面确实有人在说话。

       只听到一个沙哑嗓子在说话:“邵老师是个窝囊废,根本就不懂虫,像我这种级别起码也是个师长旅长的,但他说我只是班长、排长级别的料,十月中旬跟他朋友在现吊场子,我仅发三口就赢了二场,现在闲在家里无事可做,无聊的很。”

       “哼,真是蚊子打哈欠,好大的口气,就象你这种级别,滚滚地摊、翘翘屁股已经算不错了。不要斗了二只皮子虫就开始抖豁豁了。”讲话之人声如洪钟,中气十足,语气中对沙哑嗓子不屑一顾。

       沙哑嗓子顿时感到很没面子,不服道:“你算什么东西,卖相好看有什么屁用,还不是灯笼壳子一只。”

       “哈哈,你这个不知死活的东西,怎地就听不进人劝,知道赌的背景和结果吗?如果不知道,那你就乘地铁到外滩跳到黄浦江里去游游泳,脑子清醒清醒。如果知道,那你还为什么用你的兴趣爱好和职业阿诈里的吃饭本事去较一高低呢?退一步,撇开阿诈里不谈,从现代概率论来讲,公证对赌的结果,最后赢的一方必定是钱更多的一方,请问你是马云的爹吗?因为你的脸看上去也蛮怪的。”

       “哈哈哈……”声如洪钟的人一番带明显调侃的话引得屋里一片哄笑。

       笑声未停,一个很稳重的声音传来:“人生一世两境界,一个知道,一个知足。知道让人活得明白,知足让人活得平淡。玩虫同样如此,首先要知道虫道:虫是用来修身养性的一种娱乐活动。其次要懂虫理,要知足,虫永远只有更好而没有最好,不然注定你在自欺、欺人、被人欺中渡过痛苦、后悔的一生。”

       屋中一片寂静。

       我躲在门外听得一清二楚,心中不由得暗暗吃惊,这是哪方神圣,一个比一个厉害,还未想完,屋里一个很苍老的话声又起。

       “诸位之言极有理,依我看,这流传了一千多年的中华斗蟋文化在不远的将来,随着虫资源的锐减以及玩虫人群体的消失,终将称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届时还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呢……”

       ……嚏!由于下楼时只穿着短裤和汗衫,在外面站的时间长了,鼻子里一阵奇痒,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谁?”屋子里一声吆喝,我心里一惊,本能地转身就逃,谁知脚下一滑,仰天就是一跤,完了……

       随着“嘭”的一声,脚后跟重重地敲在床板上的声音,睁眼一看却是南柯一梦,老婆也被敲醒,朦胧中问了一句什么事,没事,尿尿。

       楼下虫房白披红牙、淡紫、红牙黄、紫壳白牙、淡青白牙、黑紫及反搭翅依然在鸣叫,在阵阵的叫声中我又慢慢地进入梦乡。

       最后还是祝大家身体健康,工作愉快,全家幸福。




——蟋蟀情——
20201118




















































训斗视频:

https://v.youku.com/v_show/id_XNTAwMzEzNzgyOA==.html

狮象搏兔,皆用全力视频:
https://v.youku.com/v_show/id_XNTAwMjk5NTY1Ng==.html

生死肉搏,天昏地暗视频:
https://v.youku.com/v_show/id_XNTAxMTUwODY2MA==.html

顽强拼搏,浴血奋战视频:
https://v.youku.com/v_show/id_XNTAxMTUzNzY2OA==.html

急风暴雨,白刃相接视频:
https://v.youku.com/v_show/id_XNTAxMTUwNTk5Ng==.html

刀光剑影,血战到底视频:
https://v.youku.com/v_show/id_XNTAwMjg2MjgyMA==.html

泰山压顶,一剑封喉视频:
https://v.youku.com/v_show/id_XNTAxMTQ5NDYwMA==.html

击搏挽裂,天地对决视频:
https://v.youku.com/v_show/id_XNTAwMTI4MTUyMA==.html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鲜花鸡蛋

乐趣  在2021-1-6 20:39  送朵鲜花  并说:好文章
闵行小土虫  在2020-12-25 17:42  送朵鲜花  并说:又见前辈好文,面面俱到,精彩纷呈,感激、感谢!
luosu  在2020-12-18 09:18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298

主题

35

好友

2万

积分

黑紫

鲜花(132) 鸡蛋(0)
发表于 2020-12-16 17:20 |显示全部楼层
顶老师佳作!👍👍✊

5

主题

1

好友

8124

积分

红牙青

鲜花(10) 鸡蛋(1)
发表于 2020-12-17 08:54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好虫

0

主题

0

好友

1万

积分

白黄

蟀族

鲜花(14) 鸡蛋(0)
发表于 2020-12-17 19:38 |显示全部楼层
谢分享

74

主题

15

好友

1万

积分

白黄

蟀族 蟋蟀网忠实用户 中蟀网铁杆粉丝 欢乐星 老顽童勋章 中蟀网的铁血卫士 论坛积极分子

鲜花(76) 鸡蛋(0)
发表于 2020-12-18 09:31 |显示全部楼层
狗蝇黄可能是指一种草,狗蝇草=嶯菜,花有黄色白色两种。

30

主题

1

好友

4149

积分

黄头白青

鲜花(27) 鸡蛋(0)
发表于 2020-12-18 11:35 |显示全部楼层
先顶再看,感谢楼主每年分享佳作。

1

主题

1

好友

183

积分

鸳鸯牙

Rank: 8Rank: 8

鲜花(2) 鸡蛋(0)
发表于 2020-12-20 16:19 |显示全部楼层
邵老师的好文伴我年年虫季

2

主题

3

好友

1万

积分

白黄

鲜花(63) 鸡蛋(1)
发表于 2020-12-21 09:00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好虫。谢分享

75

主题

66

好友

1万

积分

白黄

蟀族 蟋蟀网微信勋章 中蟀网铁杆粉丝

鲜花(138) 鸡蛋(0)
发表于 2020-12-25 17:43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前辈分享

3

主题

6

好友

3966

积分

黄头白青

蟀族

鲜花(15) 鸡蛋(0)
发表于 2020-12-29 18:49 |显示全部楼层
又见邵老师好文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中蟀网 ( 沪ICP备20023396号-1 )

GMT+8, 2021-4-12 21:05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