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蟀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thread-139304-1-1.html
查看: 1101|回复: 14

漫游蟋蟀世界

[复制链接]

19

主题

3

好友

2467

积分

黄光淡青

鲜花(23) 鸡蛋(0)
发表于 2021-2-22 20:29 |显示全部楼层
一、最棒的回忆
虫缘
我的虫缘是从孩儿时期开始的,那时我家住在浦东塘桥,每逢金秋季节,在自家的院子里就能听到啾啾的悦耳鸣叫声,走出家门往东杨高路,严家乡六里桥,那广阔农地便是捉虫的好去处,在我10岁那年有一件事使我记忆深刻,历历在目。
五六年9月中旬星期日的一天上午,我家门口一下子断断续续地来了好多人。有我的同学伙伴,有盛家弄阿龙兄弟,有陆家宅德林父子,他们手里都捧着蟋蟀,想会会我的长脚青。原来上星期日,我刚捉的长脚青把邻居几个伙伴手里的蟋蟀轻松打败三四条,这消息不知怎么的传的跟风一样那么快,而且添油加醋的乱瞎吹,说什么这虫的脚有多长,这种油光光的颜色从来没有看到过,斗口更是了得,碰碰就使对方逃窜,有的说听到叫声就胆怯,不敢向前。我家门前地方比较宽旷,偏东有棵高大的桑树,春夏时季我的几个调皮伙伴爬树采集桑果吃,这时我知道他们来意后,索性从家里搬出一张小桌,拿几把小竹椅放在树荫下,然后进屋拿出我的长脚青。当时我没有蟋蟀盆,只能用毛竹根部带结的竹筒,底部用干净的泥扎实扎紧把蟋蟀养在里面,倒蛮好的,这种竹筒我很多,因为父亲是个竹匠。斗格现成的,是父亲用硬板纸裁成五块用剪刀剪好相扣,收放自如,又不占地方,我搭好斗格就开始斗虫了。听说这里要斗虫,从马路旁又陆续来了几个人,这下围着的圈子又大了许多,这本来是我们几个小囡斗斗玩的事,这下惹来许多大人来看,热闹真是有趣,可想而知,斗蟋蟀这种娱乐活动是多么招人喜爱。
  我把长脚青小心翼翼放进斗格,当时的场景我依稀清楚记得,它六足高耸立地,一动不动,许久才扫动两根粗壮的触须,那昂立待发的姿态,真是盛气凌人。那些带虫来会战的人,都低头弯腰对着我的虫横看竖看默许良久。有几个小囡看到大人都不做声,早早吧自己的虫放在一边,不敢拿出来。还是阿龙兄弟二人爽气,阿龙20岁左右,阿虎15岁,他们是这里的常客,看到那个小朋友,财积斗相利害,就用东西跟我们交换,或者用一角,二角买回去,据说供大人去玩。
  阿虎从布袋中拿出一只天落盖的青盆,很好看,我很羡慕。掀盖让我看虫,那时我不懂虫的大小,只见那条虫的形态怪怪的,(后来长大后才知道这种形态是条琵琶鸡),明明魄子比我虫大得多,却对我说:头脚没有你的虫大和长,他后身的一段肉,足足压扁我的財积,口里还说:我是不欺辱小囡的。这条虫是他们哪里的一霸,而且金光灿灿。孩子毕竟是孩子,不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尽欣然答应了。按照老规矩,不斗钱斗俘虏,你不要小看俘虏这种模式,在那时我们小孩心中是一种无尚的刺激和乐趣。如赢一条虫脸上洋溢着无限的快感,他激励着人的斗志和好胜心,同时给人带来一种雀跃的感觉。
  这时我的表姐月珍已经习惯性的把我那只小蚌(陶瓷罐)拿到一旁,准备着装被俘的虫子。谈到月珍,其实她大我几个月,是我堂叔的女儿,他家离我家不远。所以,一有空就往我们这里钻,从小跟我们这帮小伙伴打滚摸爬,养成了好爽的性格。她在学校从来没有人敢欺辱,因为有我们几个男孩守护着她。
  阿虎的虫已经下格,一场惊心动魄的场景将要展现在围观人群面前。对方牵草当然属阿龙哥,我不会牵草,由德林父亲帮我芡草,那时芡草是用新鲜的蟋蟀草自行牵引拉丝而成,然后夹在书本里以备用。
   对方虫一打草,张牙精神抖数,一口黄牙大而厚的门斧向我虫猛扑过来,时而发出清脆而撕撕地破碎声,原来是条琵琶脆衣,这是一条恶虫,动歩迅猛,印证黄虫的特征。而我虫待发,打牙后迅猛前冲,与琵琶鸡擦肩而过。难道双方都在揣摩对方的路数,等双方芡草领正再碰面,一瞬间我方向前一口单夹咬住脆衣死死不放,挣扎足足有三秒钟之多。然后一甩,只见他虫顿时失去往日的丰采。此时,只见脆衣牙缝中流滴着淌水,时而二牙一张一闭来回摆动,再观阿龙兄弟目瞪口呆,不语一词。而我心中一程窃喜,一颗悬着的心落地,围观者同声感叹。乖乖、嘎结棍,有这么凶 格虫,当然琵琶鸡脆衣收入我的瓷罐中。
  这时,阿龙站起身来,对我说‘发缘’(我小时候的乳名)我给你二只天落盖盆,虫给我玩,一边说一边准备捉虫,我赶紧把手一捂斗格说:”不行,我不与你交换”。那我再给你2元钱总可以了伐,我连忙说:”我自己喜欢就是不卖”。
  再观德林父亲,也不在现场,早已溜进我家,与我父亲讲,愿出6元购买此虫,要知道当时6元是什么价值,可以说,一个人一个月的生活费。此时,月珍姐匆匆过来,拉着我外拖,附耳说了几句,我心中明白一切,心中盘算着如何对付刚才的一切。想到去年他们用一角钱骗走我的爱将,一直耿耿于怀。
  接下来有不服气的虫主连斗二条,都一扫而过,准备连斗第四条时,站在一旁不语不响的老者金笃笃,他约有60多岁,是塘桥街的文具店业主。喜欢蟋蟀,有一定的造旨,如逢星期天上午,他时不时到我们这里观看斗财积。同时,我们也经常光顾他的文具店,买些用品。
  他弯下腰,用手摆一摆说不要再斗了。让我看看这条虫,然后叫我把长脚青装进原来竹罐盖好。这时我父亲和德林父亲也来到桌旁说要拿虫,我连忙说,已经答应这位老者。当然,我父亲也认识这位文具老板,不能强行拿走财积给德林他爹。金老也没有亏待我,当场给我10元钱,随手把别在上衣口袋中的博士金笔给我,当时这金笔也要8-10元。并跟我说,等会儿有空到他店里找他,再给我一些学习用品。我急忙把虫罐双手递给他,这就是一种缘分。说实话,金老板当时给我一些用品,我也会心甘情愿地把我心爱的财积给他。在当时我也说不清楚,给我一种模糊地意识到这条虫只有给他才能大放光灿。此时,围观者早已散去,给他们只是一叹而去,给我却是久久的回味和深深眷恋。
  事后我来到文具店,金老很热情请我到店里坐下,把早已装好的铅笔盒子递给我,叫我打开看看,我看后很高兴,装得满满的一盒,样样齐全,里面又装着一支金星牌铱金笔,还给我几本练习簿。然后再提到这条虫的来历,谈到此虫何地捕捉,怎样获得,福气首次降临我的光环。
  9月上旬,听老人讲,白露前后出将军,我当然不会放弃最后的佳期。记得星期六中午放学回家,大人叫我去割草,当时,我家养了十几只长毛兔,我急忙提着四角蓝,镰刀,5只竹筒和一只补了又补的蟋蟀网,这网是用财积跟大人交换来的。走出盛家弄往南走便是广阔的农地,因为是中午,太阳火辣辣的,眺望远处静悄悄的,那丝丝向上的水雾气,笼罩着农地,滋润着生机勃勃,绿油葱葱的一切作物。农田里时不时传来虫的贴蛉声,我知道此处不留人,继续往前走,大约急步走动半个小时,来到一处有起伏高低不平的梯田。有静如平镜的养鱼塘,有豆田,菜田,瓜田,此处风水是蟋蟀的好住处。站在高坡旁静听这四周的一切,晌午,是虫求欢佳时,时起时伏。突然,一声洪亮而沉沉鸣叫声,敏捷地往那处追寻,孩儿时的敏聪疾快。一下子确定是养鱼塘边传来的信息,我徒步来到河边,那高昂贴蛉声悠悠的传来,偶然托凑着鼓咚声像蝈蝈音般地向四周传开,这声音多么悦耳,多么响亮。此刻我的心被这突如其来的憧憬刺激着,纠结着,生怕这鸣声突然消失,再也寻不到它的巢处。我屏吸一口气,开始寻找,来到河边沿,听听这蛉声,好似对岸,我连忙做好记号,兜绕过去,跑到对岸。这河水那么地绿,那么地清澈,以致能看到30-40cm以下的田螺,小鱼和水草,这鱼塘长50-60米,宽几十米,河里每隔数米插着小竹杆,以防他人用网偷鱼。不一会儿,我来到对岸,再次仔细聆听,这声音又好似在对岸传来,我找根树枝插地做好记号,再次来到对岸原来的地方。决定下河往这条直线寻找,因为我是个孩子,身高一米多,所以徒步没有多远,就开始游泳。其实是去年刚学会的狗爬式,没有多远来到一根插在河中央的竹杆旁,清清楚楚地听到这悠扬声从这根竹杆中传出来的。我很激 动, 觉得奇怪极了, 连忙 抓住                     
竹杆,使劲地往上提,拔起竹杆,朝岸边游去。上岸后找一块干净平坦空地,准备用镰刀砍开这根不寻常的竹杆。这时我仔细端详着这根不寻常的竹子。只见在荫潮上方干燥处竹节地方有个小洞,这就是虫出没口地方。 这时,我不由自住地冒出一身冷汗,深深责怪刚才鲁莽。在竹杆拔起时忘了握住孔口,以免虫受惊,而从洞孔口逃逸,好生后悔。我抱着一种试试的心情开始砍下,刚动手一砍一只黑油油的三尾从洞口中蹦跳出来,蹬蹬地朝旁边离去,我悬着的心一下子放下,经验告诉我,雌母先行,蟋蟀尚在洞中。我顺着竹子的裂痕轻轻下砍,竹子自然扒成二条,说也奇怪,长脚青一动也不动,六爪紧紧抓住竹壁,悠悠自在地俯伏在半壁竹片里,在耀眼的阳光下,全身漆黑,我心花怒放,没多想什么,急忙把长脚青套住,装进准备好的竹筒里。
  这时才舒舒地一口气,我又返回到河边,朝刚才拔起竹子的地方凝视,这才放心。原来在竹子下方,有一滩水花生草,紧连竹杆旁,一直蔓延到河岸边。时过境迁,每当想起这条虫它怎么会生存到河中央竹子里去的,是隔年的遗种,还是当年夏天已孵化幼虫留在竹子里,被人移植到河中。那三尾又怎么会与蛐蛐相遇,还是听到长脚青的求爱声,她不远长途来到河中与它相会,正是千里有缘来相会。那它们平时又吃什么呢?难道吃水草,根须,水中微生物。竹子上方有个出入洞口,难道长脚青从小幼虫就咬竹杆筑洞。否则,怎么会有现成的洞呢?种种疑惑,种种设想,总在脑际中盘旋,每每见到河浜,养鱼塘,总梦想着类似的场景再次降临。可是十几年过去了,始终难寻,真是可遇不可求。金老听完我的叙述后,非常感叹,走进里屋又拿出2只和尚盆,和两只蟋蟀网递给我,我蹦蹦跳跳地回家了。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越发对这条心爱的长脚青的思念。每当我走过金老家时,就不由自主地停顿一下望着金老,我多么想上前问问他,这条长脚青结果怎么样。可我是个孩子,虫已经移主,我怎么好意思去问他呢?57年反右运动开始,58年三面红旗大跃进开始,59年下半年3年自然灾害降临,64年四清运动开始,665月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开始,中国人民经历着史无前例的磨难和艰辛,我对这条长脚青的思念和牵挂渐渐地淡忘,时念时现的场景也随境消逝。
  七七年春,一天下午,金老的邻居来我家找我,说金老快不行了,叫我去看望他一次。我急忙前往,店门已经关了,从后门爬上楼梯,来到他的卧室,茶早就叫人沏好了。他安详地坐在一把藤椅上,见我能到来,脸上露出笑容,往日肥胖宽魏的身躯被病魔折磨得一具空壳,说话微感吃力,挥手跺脚都感到力不从心。他得肠癌还是胃癌,反正我不清楚,我也不便去问。在这漫长的20多年里,我已经参加工作,结婚,生子,金老问我,现在还捉财积吗?我答:“从未间断过”。他听后马上精神振作起来,就直切主题,讲述长脚青令人荡气回肠地戎马生涯。金老接着说:我得虫后,拿回家放入一只2号龙盆中,才仔细观察,他一身乌黑,头 ,项,翅衣通身泛墨绿色,如冬天塔棵菜的叶子那样墨绿,脑盖底色正青,麻路白斗丝清晰可见,大腿铺满青斑,鞋底板特长泛红锈,腿园健超长,粉肚,淡红钳闪光,黑尖带钩。鸣声洪亮如钟鼓,气势雄壮。每次掀盖,他不站在中央,也不靠边,却站在铃房上方,见光也不钻铃房(一般虫见光后就钻进铃房,这是胆怯的表现)而高高地两脚搭在铃房的掀盖尖柄上,两根粗壮探须一高一低来回运动扫视。这种姿态能保持数分钟,下来后绕盆缓慢走二至三圈,才靠边养息,值得一提是它动步时,头项宽松地左右摇晃,两根粗壮饭须拖地运动,有这样形态的虫,一般力大无穷,走路沙沙有声,是将相之才,这一点你今后要默记心头。
  寒露过后,此虫越发秀绿,一脉春色,体态艳丽,出场条件成熟。说实话,我当时输掉不少银洋,所以翻本的希望寄托这条草上飞身上。草上飞也就是你的长脚青,由于此虫落口快捷,常发重口克敌 制胜,而且色如草,行如风,实实在在的写照。
  秋战沙场上,演博着它的精彩故事。那天下午,我携虫来到董家渡天主堂附近的窑口。这里是上海滩最古老斗虫场地之一,斗花中挡,屋里有十多人,虫有20来盆,经过叠虫,成合8对,轮到我是第7对,真是斗花的高朝。我下本160洋(那时圈内人士把元说成洋)旁人帮花40洋,凑合200洋,对方还要逼。,因为,前阶段我们输得很惨,所以旁人帮花就寥寥无几。下格后,对方是条紫壳白牙,一身紫黑,白斗丝,铁皮项,一付大白牙,在南方紫壳白牙都是凶头。虫主是王家码头人称汤司令,因为那一带凡有好虫都由他掌控。据说这条虫一连胜数条名将,旁人也为我捏把汗,二虫芡草领证,对方叫声响急,直扑我虫,吾虫大腿高撑挟腰,微开蒜米红牙,鼓声鸣叫,说也奇怪,对方虫离我虫2.厘米时,嗄噔停住,似有后退之势,此时草上飞两根触须往来虫身背轻轻一搭,紧接着一口上前咬住对方一提,活像母狗叼住小狗仔一样,来回摆动,又突然猛地一甩来虫,蹭蹭地往后退却,沿路满口淌水,喘气一回,芡草开战,必尽紫壳白牙是条名将,振作精神,但敌虫经过刚才的扎腾,已力不从心,勉强迎战,碰牙别头,而草上飞穷追猛打,势如奔马,监板裁决,我虫完胜。此时蹦紧的精神一下松弛下来。要知我这次竞斗,只带压箱钱,如果今天败落,就打道回府,今年休战,来年再战。首战先捷,心花怒放。
    隔天,三牌楼的朋友约我到他们哪里去斗虫。那儿是上海滩“南市”漏把地段,白相人,闲人,地痞流氓特别多,所以到那里去玩虫,人也要凶。那天我带好虫来到朋友阿柄家,他在斗场上是个老手,我知道到这种场合斗虫没有熟人,能摆平事的人是极对不行的。阿炳一看虫就乐起来了,连声赞语说:‘这虫与你几十年前金笃相差不离的级别’,只是颜色不同而已。
    提起金笃,他的精神为之一振,脸际上露出丝丝的得意笑容,面部也随着激动泛起一阵又一阵红晕。此虫一身桔黄似橙子颜色,黑顶门,短黄脑线开花麻头,黄皮项现隐红,金阔翅,腊黄六足,血块红钳斗口凶狠,闻声攒夹急攻,不论对方如何强大,始终上风口。此虫四斟左右,在十六铺小东门协大洋布店楼上参与上海,嘉兴,杭州,苏州,虫坛赛,黄笃参战之一,那场厮杀可谓惊心动魄,揪人心弦,为上海队赢得关健一局。从此黄笃威名远扬,我的雅号由此产生。这里有几点你往后玩虫应该注重,凡黄项带隐红比蓝项,火盆底项更凶猛,我一生荣获三条 条条虫落口迅捷,夹口沉重,擦牙即走。血块红牙比黄牙,紫牙甚至比白牙都硬,不论青,黄,紫虫都能配,黄虫至最,而且坚硬无比,我默记心头。此后这条黄笃,又胜好几路,累计超过20场。
  那天,我们来到庄家,这里满屋烟雾,长方台中摆着不少虫,足足有二十几盆。阿炳上前在两肩刺龙纹身朋友耳语几句,意思让草上飞放在他的字号里,经合称配对,叠牢天字号淡青相遇。此虫头项大,微青项,白麻路清晰,青项淡翅,红钳一条十足搭配合理的淡青,两虫合钳刮刮有声。口口快疾有力,直逼淡青,步步后退,紧接着草上飞一个昂头,把淡青甩出寸须,连滚带爬,逃窜而去。而草上飞一语未发,屹立栅中,休闲摆须,这一战声誉鹃起,就这样草上飞东征西闯,斩将闯关,所向披靡。十余场下来,毫发无损。
  霜降过后,此虫饭量依旧,虫身绒茸烁烁,精神十足,十月底时,在四马路(福州路)浙江路附近遇到一条特大凶头茄皮紫,这场厮杀,精彩至极荡气回肠,给人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此虫墨黑,紫光罩身,隐红斗丝,铁皮项,紫金翅,一副黑老红钳。两虫再次相交,双方使出浑身解数,寻人眼花缭乱。剪夹,摇夹,造桥,双做口,等武艺施展出来,难分难解,经过几十口交战之后,茄皮紫夹口速度渐渐放慢,,两虫融入相持阶段,敌退我进,草上飞瞄准机遇,一个健步,直捣对方咽喉,猛刺过去,死死咬住不放,连磕数下,大发神威,把茄皮紫摔在栅边旁,晕头转向。草上飞乘势穷追猛打,直到对方臣服,草上飞才舒展一口气,一仰鸣长啸。鸣声洪亮,如鼓如锣,响彻屋里的每个角落,刚才凝固的气息一下子沸腾起来。
  此时的金老激动的眼角流出甜甜的泪水,额头溢出晶晶的汗水,喜悦的追溯唤起他久久的快乐。我问金老草上飞结果怎么样,他安详地讲:此后草上飞不负所望,连战连捷,记得在最后的岁月,还是深秋,一天早上,我内穿羊毛衫,衣着西装去文庙前街茶室,虫放在红木策子里,已是老态龙钟,因为它的鸣声特别悦耳动听,所以随身颐养。那天有人在一旁一直唠叨,非要我虫与绍兴朋友的白牙青来个岁末压台戏。说实话,本人根本不想再与他虫会战,成全草上飞一生的荣耀。可经不住朋友一在怂恿,硬着头皮迎战,这时,草上飞老态显露,行动慢迆,无论怎么样芡草,就是不肯向前,失去往日的冲劲,两须也无法扫射,伏地不动,而对方虫芡草八角玲珑,鸣叫响起,说是快,草上飞听到鸣叫,马上精神振奋, 6爪同时抖动起来,而此时白牙青迎头杀起,只听嚓格一声,敌虫两根触须从根部一起并断,散落在斗 栅中,观者咋舌,老死虫尚有如此口力。难以想象,而观草上飞姿态从容悠闲。这一次,它没有战胜的喜悦,没有洪亮的鸣声,也没有见到它那超长六足高撑挟腰,渐渐得一副疲劳不堪的身架,涣散在栅格中。我用纸牌抄起,轻轻地放入红木策子中,放入胸前,此时的我,悲喜交加,深深的自责自己的自私,残忍。。。。。。
   夜里我再也听不到它的悦耳动听的鸣叫声,它安然地离我而去,而后,连同红木策子深埋在院子罗汉松旁,哪里有我几十年前的长衣金笃。我牵肠挂肚的长脚青总算有了个圆满结局,它生长在特殊环境造就了它不朽战捷,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金老叙述完它的精彩虫事,已是精疲力尽,对我却情有独宠,郑重其事地递给我二本书,一本是他一生中玩虫心得笔记,一本是民国26年香港出版直行本花地杂志,里面三分之二的篇幅记录着贾似道编注的“促织径”文言文的译文上篇,这二本书对我今后玩虫受益匪浅,然后再递给我一把红木杆称,三只红木策子,二只有收藏价值的蟋蟀盒,用红木套装,我受宠若惊,连忙双膝跪下,连鞠三个深深的恭。他那颤抖的手抚摸着我的头,轻轻的说了句肺腑之语,让我有所作为,我坚定地回答“会努力去做的”他如卸重负,慢慢的闭上眼睛,不知他还有什么交代或想些什么事。。。。。
   窗外的天渐渐地阴沉下来,下起茫茫细细的小雨,这景这场面何等的难分难舍,我知道金老要休息,不能再打扰他,与他道别。他吃力地点了点头,我迈着沉重的脚步,回眸着刚才的一切,金老对我可谓是荡然无存。没过多久,金老仙逝了,我没有参加他的追悼会,那是我有任务,出海远航了,这是我一生中一大憾事。

未完待续












鲜花鸡蛋

闵行小土虫  在2021-3-29 17:48  送朵鲜花  并说:谢谢前辈分享,非常感人,感同身受,实在是好文:)
xdp  在2021-3-14 21:08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5

主题

1

好友

8121

积分

红牙青

鲜花(10) 鸡蛋(1)
发表于 2021-2-24 08:32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记忆中的 土虫岁月

0

主题

1

好友

449

积分

红黄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21-2-24 18:03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后续❀

1046

主题

80

好友

7万

积分

真紫

蟀族 蟋蟀网忠实用户 蟋蟀网微信勋章 中蟀网铁杆粉丝 欢乐星 论坛积极分子

鲜花(5950) 鸡蛋(9)
发表于 2021-2-24 21:36 |显示全部楼层
我顶
xdp 实名认证 

67

主题

126

好友

12万

积分

天蓝青

蟀族 蟋蟀网微信勋章 蟋蟀网忠实用户 发帖达人 论坛积极分子 中蟀网铁杆粉丝 欢乐星 活动达人

鲜花(3921) 鸡蛋(0)
发表于 2021-2-24 21:37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期待后续。

0

主题

0

好友

3520

积分

黄头白青

鲜花(2) 鸡蛋(0)
发表于 2021-2-25 12:43 |显示全部楼层
好似历历在目,栩栩如生,重温旧文,依然精彩

28

主题

0

好友

945

积分

白麻头

鲜花(5) 鸡蛋(3)
发表于 2021-2-25 19:39 |显示全部楼层

61

主题

58

好友

9833

积分

红牙青

蟀族 蟋蟀网微信勋章

鲜花(187) 鸡蛋(0)
发表于 2021-2-26 16:02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拜读{:11:}{:11:}

0

主题

0

好友

1万

积分

白黄

蟀族

鲜花(14) 鸡蛋(0)
发表于 2021-3-14 12:44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

25

主题

28

好友

2万

积分

黑紫

蟀族 蟋蟀网忠实用户 中蟀网铁杆粉丝 老顽童勋章 论坛积极分子

鲜花(270) 鸡蛋(0)
发表于 2021-3-16 23:05 |显示全部楼层
如身入其景、好文!顶!

25

主题

28

好友

2万

积分

黑紫

蟀族 蟋蟀网忠实用户 中蟀网铁杆粉丝 老顽童勋章 论坛积极分子

鲜花(270) 鸡蛋(0)
发表于 2021-3-17 21:03 |显示全部楼层
{:30:}

16

主题

2

好友

2万

积分

黑紫

鲜花(1) 鸡蛋(1)
发表于 2021-3-18 17:22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

16

主题

2

好友

2万

积分

黑紫

鲜花(1) 鸡蛋(1)
发表于 2021-3-18 17:23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

16

主题

2

好友

2万

积分

黑紫

鲜花(1) 鸡蛋(1)
发表于 2021-3-18 18:53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

75

主题

66

好友

1万

积分

白黄

蟀族 蟋蟀网微信勋章 中蟀网铁杆粉丝

鲜花(138) 鸡蛋(0)
发表于 2021-3-29 17:53 |显示全部楼层
再次谢谢前辈分享,让我们后辈对于以前的虫文化又有了更多的了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中蟀网 ( 沪ICP备20023396号-1 )

GMT+8, 2021-4-12 00:34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