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蟀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thread-14697-1-1.html
查看: 18487|回复: 210

观“白牙重青51不选”有感

  [复制链接]

40

主题

185

好友

1万

积分

白黄

蟀族 Hall of fame 文人骚客

鲜花(606) 鸡蛋(2)
发表于 2011-7-5 15:3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蟋蟀情 于 2011-7-5 15:36 编辑

观“白牙重青51不选”有感
        因工作较忙,有些时日未上中蟋网了。昨天下班前抽空浏览了一下虫网,看到了白牙重青一篇关于选虫的帖子,很有现实意义。

        这白牙重青是我同宗(都是欢喜蟋蟀之人)异门(不是一个师父教出来的)师弟。因从小中蟋蟀毒较深,以后便广访天下名虫师,先后拜翅脉门、翅背门、本色门、偏色门、及专门研究铃门的肛门派为师,深得各门派真传。虫艺极高。该师弟平时聪明绝顶,有着一通百通、过目不忘之神通。花1元、2元便能购别人所花几百上千的将军虫。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小鬼跌金刚动用万金,使出浑身解数上门挑战,方打了一个平手,可见一斑。

        但每每虫季一到,白牙重青师弟便虫毒发作,如遇黄梅天,症状更甚,主要症状为:不分年龄、季节、时辰,生茶、半发酵茶、发酵茶乱喝,思维功能紊乱,并经常短路。不顾家师、师兄劝阻硬要骑自行车下山东收虫。更有甚者,将扬州名虫师虫二先生二条立盆大将列为不可取之虫,立盆纯属偶然,把虫二先生弄的灰头土脸,光辉形象大打折扣,坏了半世英名。还把我的二条生有双钩大牙且牙形极好及头底一色的将军说成露牙根的八字牙及脑搭重,当成反面教材。

        尽管虫毒发作,但师弟毅力极强,虫季将到,为了虫友们能收到好虫,写了51不选这篇文章。全文虽比较零乱,有些词不达意,但我认为白牙重青师弟功底是极其深厚的,在这样糟糕的状态下,硬是把文章中最关键,也是最有突破性的收虫要点只用4个字表达的清清楚楚。为所有人都能接受,而且心服口服,毫无异议的接受。

        我想在这一点上,不仅是我,就连李世均先生看了也不得不叹服,这样一条简单,而且非常重要的选虫标准,怎么都没收入到“五十不选”这本书中去呢?这书算是白出了。

        “死虫不收。”对呀,这死虫收回来干什么呢?不会动,不会叫,难道要开中药铺不成?

        目前,半夜朦胧中,忽贾似道老先生来访,我忙起身迎接。坐定,贾老先生便道:今国泰民安,玩虫者甚。观中华识蛩者唯白牙重青此子可教,此子前身是济公师弟银禅子专掌管蟋蟀之事,因私自斗虫被谪。将来必定修成正果,成为一代宗师。我正想进一步请教识虫之术,不料脸上一阵奇痒,伸手一掌,醒来一看,原来一枕黄粱。再看手上,一只死蚊子,一滩污血。

        我在这里恭恭敬敬地叫一声:白牙重青老师好。

        回想一下收虫经历,不由感慨万分。

        这收虫之事,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有道幸福者,有道辛苦者,更有头痛不已者,一把把真金白银花出去,人也累得眼冒金星,结果……。唉!
        忆当初山东虫一进上海,成绩不俗,周围虫友纷纷北上。经一段时间比较,宁津、乐陵虫底板略胜宁阳虫一筹,我便开始研究宁津、乐陵虫的特点,并把收虫的重点放在宁津、乐陵虫上。由于工作较忙,抽不出整段时间及据说当地收虫条件很艰苦,所以在2007年以前除了蜻蜓点水般去了姚村、泗店、曲阜、乐陵、杨盘等地方外,基本都在上海本地收虫。由于比较肯出价,所以结识了一批虫贩朋友。

        虫季一到,一批批虫贩或到旅馆或到公司,一般100~200元一条,最高不超过1000元一条,按质论价,倒也皆大欢喜。收足50~60条虫歇手,静养。偶尔遇到好虫添收几条,一般不再增加虫,虫本控制在2~3万。这批虫贩朋友约有8~9人,其中以乐陵张桥乡粮食收购站经理宋风水(铁硬)以及姜宝森4兄弟较为有名,送来的虫都相当不错,也吃一点价钱,但值。花钱买个好心情。

        随着时间的推移,虫价上去了,开口就是300~500元的,但虫质下降了,虫本增加到了3~4万,但硬质的好东西越来越少了。虫贩朋友也大叹苦经,再加上这虫本来就是玩玩而已,又不去赌博,而我也比较要朋友,想想虫贩朋友也不易,也就糊里糊涂算了。

        直到大约1997年,宋风水送来一批大头宽项的东西,在10月1日的斗虫过程中都斗不足连连下风,我汗水直冒,周边的虫友都直呼看不懂。而以往我的虫一直是比较难斗的。毕竟在我身边的这批虫友,年纪都相仿,在大、中场子里滚了多年,对目前社会虫的情况比较熟悉,告诉我:可能吃进秧子了。这使人胸闷,我奉行的理念是严以律己,宽以待人;人待我一尺,我待人一丈,朋友相交以诚以礼相待。这样的朋友如何使得,不要也罢。

        一般我不喜欢要事情,以免坏了心情。便在第二年宋风水再打电话来时,便说工作忙,不玩虫了。直到2007年去乐陵,饭间得知宋风水早就不做粮食收购站经理了,虫也不贩了,干起了诈骗一行,正被公安局通缉。听后心情不免沉重了一番。

        虫道,人道,人间正道是沧桑。

        在以后的近10年中,逐步扩大了收虫的圈子,同时由于宁津、乐陵虫源的锐减,交了一批宁阳小李庄的虫贩朋友,这地方的虫出将率虽略低于宁津、乐陵,但总的虫质及虫相均是不错的。

        在这段较长的时间内,也总结调整了一下具体的收虫方法,完全实行市场经济竞争机制,多跑、多看、多议。总量总价严格控制。看的虫多了,选择的面也广了,看虫论价,注重虫质而不注重情面,如遇漫天要价,可就地还价,能成交最好,不能成交,则选择离开。这蟋蟀交易也是一个双方的市场。我们玩虫一方需要一批固定的信誉良好的虫贩朋友以得到相应的有一定性价比的虫子。同样,虫贩朋友也需要一批固定的玩虫客户,以便虫一到上海,能以最快的速度以及较好的价尽快出货,将成本减少到最低,大家形成一种默契,达到一定的平衡。

        在我所接触的虫贩朋友中大多数都能做到这一点,但也就个别不入格的,我就放弃了。哪怕他有再好的虫,即在旅馆遇见,我都会视而不见,尽管他知道我有钱。

        虽然晚上要经常去旅馆(工作第一,上班不去旅馆,这是原则),人辛苦一点,家里领导意见很大。但虫本下降了,又回到2万左右。好虫也见得多了。历年战绩不错。

        2007年在众虫友及乐陵贩虫大户姜宝森的怂恿下,去了乐陵,就住在姜宝森家。还特地装了一个空调,一个土炕上睡了我们一行五人,茅房的踏板随时可能会断,中午饭在乐陵大酒店吃,晚上饭馆送来的饭菜,由苍蝇和大队支书作陪,我们一起共进晚餐。晚上井水刺骨,没澡洗,反正入乡随俗,没人认识,无颜面问题。

        第一次正式深入当地市场收虫,几个集赶下来,感觉极好。那氛围,那海量的虫,那农民的朴实,那价格,就一个字“爽”。

        那一年以银背紫为代表的五虎上将及其它虫都有出色的表现,而总虫本在一万多元。

        我在姜宝森家看到一间房间有一千多个罐养的秧子,一到晚上叫声震天,其他一些贩虫户也有类似的情况。我问他这些虫的去向,他笑笑说,每年都能卖掉,中秋在小南门,晚秋去杭州。这些虫他从来不卖给我。大概于良心不安。人都有善与恶两重性。

        自2007年后,一发不可收拾,年年去宁津朝圣至今。

        在选虫过程,有二位天津的朋友,他们收虫时的淡定,以及玩虫的境界给我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有一次在尤集,中午快11点钟了,集上收虫人大部分已散去,卖虫人也走了不少,我坐在一棵大树下,有一个无一个地边看虫边等同伴收工。这时走过来一个高高瘦瘦皮肤黑黑的,年纪约五十左右的汉子,见我在看虫,便也蹲下看虫,别看他高,可蹲的动作很利索,大腿合并在小腿上,屁股坐在腿跟上,肚子及前胸紧贴在大腿上,就像折叠式的一般,完美无缺。

        “大哥,挑到虫了吗?”开口就是漂亮的京片子。

        “您是北京的?”

        “不,天津的”。

        “哦,不好意思,我是上海的,北京、天津话搞不清楚,似乎差不多。”

        “没关系。没有什么好虫,”天津朋友说。

        “您收到吗?”我问道。

        “收了2个,”他边回答边从小筐里取出罐子解开橡皮筋,递了过来。我一揭盖,一条大相小虫神采奕奕地展现在我眼前,深褐色的皮色,淡白色细细的斗丝,粗壮的六爪。“好东西,”我不由得赞了一句,“多少钱收的?”

        “20元,还不错吧,这虫色正。”

        “不错,是条好东西,您眼光厉害,今天收了几条?”

        “就2条,多了没用,看不上眼,浪费钱。”

        第二天赶集又遇见他,筐里还是2~3条虫。这位姓刘。

        去年去保店、吴桥等宁津、河北交界处收虫,晚上住在宁津市里,中午都在保店大酒店和几拨虫友吃饭,下午回市里休息。我在铁庄收虫时是挨着摊位一个一个地扫大街般地看虫,在我边上有一对夫妻约60~70岁,同样不急不燥地在我看过的虫里认真地挑选着。可以看出这是一对很恩爱的夫妻,老先生长的白白净净,一付金丝边秀郎架,一看就是很有质地的人。老夫人很贤惠,不声不响地坐在旁边,管着装虫的筐子,老先生收一个,她就打开筐往里放一个,还不时掏出毛巾给老先生擦擦汗。

        中午,在保店大酒店等菜的过程中,忽听到有人叫道:“嘿,跑了,跑了,”我转过头去一看,竟是这对夫妻。老先生在等菜的时间,按捺不住,拿出虫来欣赏,不料虫跑了。我忙叫朋友帮他把虫捉着,便走过去聊了几句。72岁姓沈,天津人,老干部,斗友谊赛,不买大价虫,眼光极好,已来保店3年,就住在保店大酒店,早、中雇车接送。一生烟酒不沾,就喜欢虫,一玩虫就什么事也没有,浑身舒坦,一年盼一年,高兴。

        看了几条他收的虫,基本上色、相到位,都是一些中规中矩的东西。我也拿了几条略好的虫子给他看了看,竟基本理念一致。讲究皮色,讲究大相,走的正统一路。

        第三天在吴桥收虫,因请虫友吃饭,所以还在保店大酒店。又遇见老沈夫妇,自然又聊了几句,老沈得知我是第一次到这地方收虫,再三关照这地方虽属宁津,但虫要晚斗,和宁阳虫差不多,并说本地出大牙,出淡青白牙。真是一位热心人,一位爱虫之人。唉,可惜路途遥远。

        天津刘大兄弟收虫时的淡定是我们所有玩虫人的榜样。不急不躁,相信自己的眼光。花小钱买好虫,虽是小钱也很认真地花。反观周边的虫友,天天混在虫市上,今天拎一包,明天又拎一包,回家看看,不灵。扔了,后天又是一包,一个虫季,买了扔,扔了又买,虽是十元或几十元一条,但反复一来,八千、一万就出去了。如果算一下平均值这虫也要一百到二百元一条了。这主要是浮躁及底气不足造成的。

        选虫这活必须讲究个定位。

        首先,您眼光如何,在虫圈里达到什么级别。

        第二,经济财力情况如何,有钱,一般,没钱。

        第三,有没有足够的时间,有时间或没时间。

        如果有眼光,有钱,有时间,你可以先宁阳,后宁津,天天设摊,直接出价专收虫贩手中的好虫。如果有半个月的时间及10万元的虫资,收100条左右的虫,那一般的人很难斗败您了。去年霜降我去斗虫的朋友就是如此。

        还有如上述的天津刘大兄弟一般,有眼光,有时间,没钱。便可以找个农家住下,凭着深厚的功底,精挑细选,每天3~5条,8~9条,20天下来,也有百把十条虫,小虫大相,也是难斗的主。

        如果象我一般,有点小钱,有点眼光,没有大段时间(网上有很多此类虫友),就可以集中3~5天时间,在时间上精打细算。每天上午7点~10点设摊,收虫贩的虫,出点价,收点好虫压压盆。10点以后扫大街,出小价买点平色平相的小东西以增加数量,下午有精力再去一些固定的虫市精耕细作。如要回来送人,就多买一些。没有任务就少买一些,一般情况白领阶层或其他工作较忙的,收70~80条,养30~50条足够了。

        选虫也讲究个理念。

        俗话说,人不可貌相,张飞、关羽、武松、鲁智深、林冲等都是赫赫有名的历朝名将。更有李元霸、罗成、赵子龙、燕青等同样青史留名。

        每个人看到张飞、关羽、武松、鲁智深等都会赞叹一声:哦,结棍的。但看到李元霸、罗成、赵子龙、燕青等好汉,就不一定看得懂了。

        山东大嫂都都懂的一句话:小虫和小虫斗,大虫和大虫斗。小的小价钱,大的大价钱。

        大虫大相固然好,小虫大相同样不错。

        我总觉得,一千多年来,老祖宗们在虫的色、相方面的研究总结是很有成效的,有着指导性的实质意义。这虫玩到今天,基本上还是依据老谱的一些理论在进行选、养、斗。我认为这是由于在区别虫的好坏的方法和手段没有根本的改变和突破所决定。所以踏实地夯实识虫的基本功还是必须的。不要去搞偏门,走捷径。

        好虫的标志就是干、老、细、糯,具体的物理表现就是色、相。而有关色、相的具体描述,各玩家的论述完全一致,别无他异。问题还是在于去理解这些理论,这只能是多实践,多总结,多交流了。

        永远不要企图去建创自己的一套识虫理论,因为道理很简单,您没有实验室,没有一套完整的理化测试设备和手段,更没有一个足够大的比较样本。最关键的是虫这东西在大自然中千变万化,除了基本结构不变,其余都在变。所以历朝历代的玩家都是用比较法来判断一条虫的好与不好,例如色厚不厚,纯不纯;相大不大等,这里的厚相对的是薄,纯相对的是浑,而大相对的是小。都是比较而已。

        讲句笑话,有些虫友喜欢找暗门,研究虫的拉屎撒尿的部位,看看形状怎样,大小怎样,甚至拿出放大镜,睁大眼睛看看毛的粗细,长短怎样,数量怎样,有多少根?那毕竟是虫的不方便处,何况形状和毛不影响一条虫好与坏的基本面,仅是锦上添花而已。

        同样,不管正史、野史都没有记载过关云长或李元霸的这些私密处有什么过人之处。

        我的观点是:选虫还是走正统一路,路骨要正,多研究一些老祖传下来的关于色、想的论述。加上自己的实践和感悟,才能不断地提高。

        如果能将色、相吃透,必将受益无穷。但要判断和确定色的纯正、厚、薄是要花很长时间来磨炼的,唯一的办法是多看、多比较,以便这色谱牢牢铭刻心中。观相同样如此。

        这里举个例子。jN黑紫先生在找规律一文中数例了6条虫,一票、虫二等很多虫友都提到第6条虫。我亦有同感。这是一条小东西(旁边正巧有一粒虫粪)。极淡顺色之虫,头色、项色、翅色、肉色、腿色、尾色一级淡于一级,整条虫的基色纯正,不掺杂色和间色。各部位的色均润而不枯,蟹眼形小且边界清晰,腿斑细小,斗丝色淡形活。在相方面,应是平生平出的东西。这种类型的东西特点是,看似不起眼的小虫,但把虫的各个部件单独拿出来细审,都长得很不错,无可挑剔,例如,四字头不大却形好且饱满。项不出轨但厚、老、规矩。翅不紧不松,不大不小,但有形,玲珑,流畅。六跳不很粗,但圆长,占地面积大。尾锋糯、活。加上牙齿厚实的话,应该是能斗几口的。而且由于色正,这虫是上品级的虫。

        由以上所见,jN黑紫、石城苦行者,一票、虫二等众多虫友都具备了以色、相选虫的扎实功底。都能花小钱玩好虫。我以为这就是择虫正法。
        愚见,谱曰:早秋选虫,以相为主,色以辅之。在目前白、秧等充斥市场的情况下,应为:以色为主,相以辅之。有意识地培养一下色的认知,厚积薄发,必有收获。

        另,我认为虫色走极端一路。极淡、极深之虫易出将,相对的中色络出将就较少。常规如青、黄、紫基本三色虫中的老白青、重青、白黄、黑黄、白紫、黑紫等出将率就较高。整皮整色、整皮顺色出将率远高于除极端间色如天蓝青、紫黄、黑黄、黑紫、白紫等外的间色虫。

        山东的三色虫出将率更低,可以说基本不出将,这和南虫差异很大。

        近几年,我自己的体会也很深,虫本越玩越少,但好虫多有斩获。去年花了近4000元,自己养了50~60条,送朋友100多条,前二场比斗,上风多一只。进降那天,斗的第三场,我出斗30条,朋友出20条(全部是我送给他的虫),共50条虫,去斗一朋友花10万收的虫,结果打了个平局(见去年的五虎上将一文)。事后对方朋友拿虫看了又看,问了问什么地方的虫,说了一句,明年我们一起收虫去。旁边观斗的刘律师的朋友要买虫,我便要送他两条,他也是场面上的人,不肯白要,便也说了一句,明年带他一起去收虫。         

        以上说明二点。第一,虫讲究产地,我去年去的保店、吴桥、景县等地虫确实不错,普遍比较硬。第二,讲究皮色,静下心来,淡定收虫的心情,专挑20点出头,30点左右各色门中整体基本色络一致,即从头到尾基本是某同一种色络的正色虫,或头顶色满足六色门的要求,而项色、翅色、肉色等为其他颜色的间色虫,这样以色为主,以相为辅选择出来的虫在养到当龄后,一定都会有比较出色的表现。

        另外,下去的时间也很讲究,有几年我是8月底、9月初下去。这时段的特点是虫量大,虫价低,秧子少,虫初步泛色,底板容易识别。缺点是,大牌架的的东西少,虫较长时间在罐里及田地里,受到伤害的可能较大。最致命的是错过了最好的盆长时间,导致由于盆长不足而影响体能,最终斗期缩减,少关键的一口或二口,不走长路。如在处暑左右下去,则虫量大,能见到小虫大相,大虫大相的概率较高,大虫大相的东西买卖双方都懂,故价高;小虫大相,正色小虫等就不是每个人都看得懂了,小虫小价,买卖双方都能接受。20多点的小东西盆长打包到30点出斗一点问题也没有,30点左右的东西盆长打包长个5~6点也是没问题的。

        虫季将到,谈一些收虫体会,以供新手虫友参考。如有不妥之处,请指正。

        祝大家身体健康,全家幸福。
——蟋蟀情——
2011年7月4日

7

主题

18

好友

2万

积分

黑紫

中蟀网铁杆粉丝 论坛积极分子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11-7-5 15:31 |显示全部楼层
:)

7

主题

18

好友

2万

积分

黑紫

中蟀网铁杆粉丝 论坛积极分子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11-7-5 15:32 |显示全部楼层
;P仔细看文学习

43

主题

37

好友

1万

积分

白黄

中蟀网铁杆粉丝

鲜花(41) 鸡蛋(0)
发表于 2011-7-5 15:35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章要顶的:victory::hug:

375

主题

131

好友

3万

积分

寿星头

蟀族 中蟀网铁杆粉丝 Hall of fame 中蟀网饕餮客 欢乐星

鲜花(67) 鸡蛋(0)
发表于 2011-7-5 15:3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白牙重青 于 2011-7-5 16:16 编辑

先顶再看,标题很嘲啊!

好文,上茶!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192

主题

23

好友

1万

积分

白黄

蟋蟀网微信勋章 中蟀网铁杆粉丝

鲜花(13) 鸡蛋(0)
发表于 2011-7-5 15:37 |显示全部楼层
:D

0

主题

10

好友

1万

积分

白黄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11-7-5 15:41 |显示全部楼层
:lol

221

主题

54

好友

1万

积分

白黄

中蟀网铁杆粉丝

鲜花(146) 鸡蛋(0)
发表于 2011-7-5 15:5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小鬼跌金刚 于 2011-7-5 15:52 编辑

这篇文章:先是科幻片
紧接记录片
当中穿插白牙的故事是喜剧片
最后是自我叙述的文艺片


综上:多味花生;P;P;P


375

主题

131

好友

3万

积分

寿星头

蟀族 中蟀网铁杆粉丝 Hall of fame 中蟀网饕餮客 欢乐星

鲜花(67) 鸡蛋(0)
发表于 2011-7-5 15:53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真不错,调侃功夫更是了得:lol:lol

宁津河北虫子比较干洁,所以养一棚宁津河北的虫不太容易走色的,多少能打几口。
宁阳地势较低的地方,比如小李村的虫其实没什么大意思,收不来的朋友一棚虫全部废掉非常正常。小李村的虫隐色带点黄光红光的后秋容易色收住。其它紫色,青色看似非常好看,但多数色收不住,养爬掉的非常多!这个地方虫价便宜,但非常难收。我其实最不喜欢这个地方。相对宁阳地势高一点的地方的虫就不容易动色,比如黑风口,黄茂.

29

主题

74

好友

8863

积分

红牙青

蟀族 蟋蟀网忠实用户 中蟀网铁杆粉丝 中蟀网的铁血卫士 文人骚客

鲜花(305) 鸡蛋(4)
发表于 2011-7-5 15:54 |显示全部楼层
     先顶,后仔细看。

8

主题

15

好友

7975

积分

红牙青

蟋蟀网微信勋章 中蟀网铁杆粉丝 能工巧匠

鲜花(4) 鸡蛋(0)
发表于 2011-7-5 15:54 |显示全部楼层
先顶再看:handshake
xdp 实名认证 

67

主题

126

好友

12万

积分

天蓝青

蟀族 蟋蟀网微信勋章 蟋蟀网忠实用户 发帖达人 论坛积极分子 中蟀网铁杆粉丝 欢乐星 活动达人

鲜花(3921) 鸡蛋(0)
发表于 2011-7-5 16:05 |显示全部楼层
好贴要顶:victory::victory::victory:

298

主题

110

好友

9万

积分

草紫黄

蟋蟀网微信勋章 蟋蟀网忠实用户 将军 中蟀网铁杆粉丝 欢乐星 角斗士 能工巧匠

鲜花(619) 鸡蛋(4)
发表于 2011-7-5 16:05 |显示全部楼层
白牙重青 发表于 2011-7-5 15:36
先顶再看,标题很嘲啊

好贴!对小陆的描写很到位啊!!:lol

3

主题

3

好友

5478

积分

红牙青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11-7-5 16:06 |显示全部楼层
顶好文:victory:

298

主题

110

好友

9万

积分

草紫黄

蟋蟀网微信勋章 蟋蟀网忠实用户 将军 中蟀网铁杆粉丝 欢乐星 角斗士 能工巧匠

鲜花(619) 鸡蛋(4)
发表于 2011-7-5 16:06 |显示全部楼层
白牙重青 发表于 2011-7-5 15:53
写的真不错,调侃功夫更是了得

宁津河北虫子比较干洁,所以养一棚宁津河北的虫不太容易走色的, ...

:victory:

375

主题

131

好友

3万

积分

寿星头

蟀族 中蟀网铁杆粉丝 Hall of fame 中蟀网饕餮客 欢乐星

鲜花(67) 鸡蛋(0)
发表于 2011-7-5 16:08 |显示全部楼层
收20点出头的小虫我也非常赞成,20-30点这个点位里虫身紧的相对大虫要多。身紧总能打几口的。价格便宜,药头阿少!

26

主题

30

好友

2万

积分

黑紫

蟋蟀网忠实用户 中蟀网铁杆粉丝

鲜花(7) 鸡蛋(0)
发表于 2011-7-5 16:09 |显示全部楼层
顶!{:3_48:}

0

主题

0

好友

2286

积分

黄光淡青

斧头帮金牌打手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11-7-5 16:09 |显示全部楼层
难得欣赏到的好文!:)

375

主题

131

好友

3万

积分

寿星头

蟀族 中蟀网铁杆粉丝 Hall of fame 中蟀网饕餮客 欢乐星

鲜花(67) 鸡蛋(0)
发表于 2011-7-5 16:12 |显示全部楼层
后半闲堂-秋粮 发表于 2011-7-5 16:05
好贴!对小陆的描写很到位啊!!

秋粮,我今天又喝了三泡茶,不过我今天是先把二个同事的茶壶拿来,三泡结束,送给人家喝。。。。。:victory:

6

主题

3

好友

2302

积分

黄光淡青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11-7-5 16:18 |显示全部楼层
死的不收!!真理啊!!哈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中蟀网 ( 沪ICP备20023396号-1 )

GMT+8, 2020-11-28 01:39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