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蟀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thread-83209-1-1.html
查看: 8231|回复: 104

2016年五虎上将——白青麻头、草紫黄、正白、红牙青、茄皮紫

  [复制链接]

40

主题

185

好友

1万

积分

白黄

蟀族 Hall of fame 文人骚客

鲜花(606) 鸡蛋(2)
发表于 2017-3-8 13:0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蟋蟀情 于 2017-3-8 14:32 编辑

2016年五虎上将
                                ——白青麻头、草紫黄、正白、红牙青、茄皮紫


        何为始,何为终?何为生,何为死?我仰首问苍天。

        在西宝兴路慧园厅,老友王贤国安详地躺在花丛中,亲属们悲痛欲绝,哭声震天。

        凝视着贤国的遗容,往事历历在目,禁不住老泪纵横,不能自已。

        有银背紫那年,字号虫大年,小徐白天去伺候虫,晚上斗虫,凌晨回家休息,日复一日,疲劳不堪,六十多的人了,终究在一天晚上从小酒馆出来,一头栽在地上……

        前几年,李哥为了多收二条虫,住在牟庄农户家,早起晚睡,一天吃二顿,同样六十多岁的人了,平时在上海市重大办当顾问,养尊处优,为了区区小虫,竟吃下了如此这般的苦。李嫂逢人便说,要不是当时邵老师逼老李退了火车票用车送他回家,很有可能早已死在山东了。我听后心中一片茫然。年轻时的李哥在普陀区也是一条响当当的汉子,现今瘫痪的李哥生不如死。

        今年去山东前,接阿兴电话,今年已站不起来了,坐上轮椅,养不动虫了,不用再收那么多虫了。挂了电话,一阵胸闷,阿兴识虫眼光以及养虫功夫公认一流,是江湾镇茶馆店里一排一座的角色。但太喜欢虫了,养虫是韩信点将,多多益善。每年我送给他60只到80只,少了不行,每到虫季开会从不缺席,处暑前一直来电问什么时候下去,下去后天天来电话追随,直到 一筐虫拎好回家,从此,隔三差五地来电说虫怎么好、怎么好,每年他的虫总是养到最晚。就是这么喜欢虫的一个人,因局部透支体力,以致坐上轮椅。

        昔日偌大一个团队,如今去世的去世,病倒的病倒,剩下的为了利益反目成仇,四分五裂,令人心痛。

        这虫似乎和人一样,快玩到尽头了吗?我看着虫友把贤国生前喜欢的盆拍成照片放进棺木,盖上棺盖,钉上铁钉,心中茫然。

        贤国的一生可以说是为虫而活的一生,我的父亲和他的父亲在解放前都在英国人开的上海自来水公司工作,我们都在上海自来水公司造的公房出生,在同一职工子弟小学启蒙,都从小喜欢蟋蟀。

        贤国喜欢正品虫,有一年收到一条正青白牙,凶悍无比,直至立盆,从此一生烙下烙印,年年苦苦寻找黑头底板白斗丝的虫。

        他和小宋是最早去乐陵杨盘、河北沧州、保定的上海人之一。

        保定、沧州、乐陵虫资源锐减后,再不去产地,就在小南门旅馆收虫。

        近十年才随我年年去宁津收虫。

        贤国为人极其耿直,人品赌品极高,在字号里,各种各样的人都有之,门槛精、善动小脑筋的人不在少数。例如大家一起去收虫,看到好虫自己不出价,而叫别的人出价收虫,到斗虫时、要花面时却一点不肯谦让,振振有词:这虫是我先看到的。贤国在收虫上一掷千金,在斗虫上,别人不斗他斗,从不计较。

        贤国奉行好虫是斗出来的,好虫是不分时间段的,好虫出土就能斗,故根本不重视对虫的研究和饲养。

        虫季一到,即去产地,不日一棚虫落盆,每天要看无数遍,草不离手。看看不顺眼的,捞出来落斗格对抄,败了就扔掉,再到市场上去补虫。就这样一棚虫到我开毛出斗时已经没有多少条了,剩下的也都是至少走了二、三路的虫了,断须缺腿的,出不了什么将军了。

        我师父生前一直拿他当反面教材,称之谓:猢狲不该宝。

        贤国在生活上非常节俭,部队回来,进沪东造船集团公司,在船体车间,起早摸黑,加班加点,工作兢兢业业,年年先进,只是每年虫季一到,不管领导同意不同意,虫筐一拎,不上班了。

        退休后,一天吃二顿拉面,其余时间便在电视机面前度过,不打麻将不打牌,抽烟不喝酒。每每虫季,这虫一定要玩到山东虫贩统统回去为止。

        家中父母去世,留给他一套房子,姐姐、妹妹均出嫁,他却终身不娶,在虫圈,他和我最好,我几番劝他,年纪大了,玩得差不多了,找个老伴,好有个照顾。然他依然哈哈一笑,找什么老伴,烦得不得了,还是这样每年蟋蟀白相相蛮好,省得啰嗦,我这一辈子就这样过过算了。

        这就是人生观。

        其实我懂,人活着,生命的意义是在于活得充实,而不是活得长久。人的幸福莫过于以自己的方式平平淡淡地活在当下,开心就好。

        贤国:我的好兄弟,一路走好。

        噫,生未必乐,死未必苦。死者乃为生者开眼,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未来已成现在,现在已成过去,随心而去吧。

        期盼已久的十月一日如期来临。

        一清早,领导已将三十双隔天洗晒干净的棉拖鞋整整齐齐地放在门口,恭候各位虫友的到来。

        家里的领导出于职业的责任心,对吃是非常讲究的,对我为了减轻领导的工作量而请虫友们到外面去吃饭或吃面是绝对反对的。食物不干净、不新鲜,重油、重盐……

        一大堆荠菜、香菇、猪腿肉、嫩笋、七斤馄饨皮,家里领导特地把小姨子叫来一起帮忙,李哥的领导也早早赶来帮忙,中午这馄饨那个鲜啊,众虫友赞不绝口。

        领导的支持,我最大的幸福。

        在此老夫道一声:领导,您辛苦了,希望今后一直能得到您的支持。

        历年开斗的开幕式都是先斗好虫,以期精彩隆重的效果。

        考虑到大家的积极性以及场面的氛围,我想先让虫友们多斗几对,就站在外面,看着虫友们大呼小叫。我玩虫讲究一个玩字,而不去注重具体的怎样一个玩法,只要高兴就好。所以时间一久,虫友们也都适应了,不很讲究什么形式了。

        人都是要面子的,虽然骨子里都是不服输的,但这开幕式的第一对虫大家还是很忌讳的,所以叫了半天的“把虫王搬出来”,大家的手都没有动。

        “邵老师,侬选一条虫,我和侬斗。”说话的陈总,财大气粗,谁也不服的角色。

        “侬让大家先斗,阿拉等息再斗。”我看着陈总说道。

        “伊拉虫级别不够,还是和侬斗有劲。”

        “我也没有什么好东西,都是一些小价钱买的东西,斗不过侬的。”我谦虚了一番。

        “好了,不要谦虚了,还是斗了再讲吧。”陈总有点咄咄逼人。

        “好,好,侬虫多少大?”我问道。

        “不要问多少大,侬尽管出虫,我虫多了。”陈总底气很足的样子。

        我转身从早准备好的22盆中拿出了小霸王草紫黄。

        这小霸王是在铁庄收取,非常不错的一条小虫,分量只有15点左右,因为小,所以5元钱买的。

        很奇怪,这么好的一条虫,竟无人相中,早秋为暗红头色,淡黄斗丝,黄项,土黄翅纹细密,淡黄六爪,黄绒肉,淡红本牙但齿芒粗黑。到后来头色由暗转明成熟樱桃色,顶深脑淡,二根黑隐线从斗线直贯眉毛,斗丝呈白黄色,间距宽,和两耳基本齐平,虎皮项隐生红沙,翅色纯及浓,属黄绒肉黄背板,六跳不粗却圆。

        在落草格训斗时,虎步蛇行,受草铺身极好,顶草力度颇强。

        总之,这是一条平生平出,但外骨骼发育良好,骨色、品种极为优良的草紫黄。

        陈总瞄了一眼,说道:“噶小的东西,我最小19点,斗吗?”

        我看了一下陈总的虫,墨黑的一条青虫,细白斗丝,白六爪,一付大白牙,静静地站在那里,也是很不错的蛐蛐。只是觉得骨色浓度不够,外骨骼的硬度略逊,受口性也必定差一点。

        “陈总,我发现在侬越来越结棍了。这么大的虫斗这么小的虫,还问好斗吗,侬格虫开牙,啊呜一口,拿我小财吉的头咬下来当点心吃掉了,格开幕式有啥味道呢。”我和陈总开起了玩笑。

        “阿拉不管的,虫也不懂的,我看看二只财吉差不多大小,斗了再讲。”陈总装疯卖傻。

        “既然陈总讲二只财吉差不多大小,那就斗吧。”

        虫开始入栅。

        一小一大,相差确实很大,落草,双方八角,虫性都不错。

        “邵老师的小虫可能上风多一只,”就在大家感叹这虫大小相差太大,小虫死多活少的时候,小甘冷不丁地说了一句,“这样虫色我曾经玩过,凶得不得了,这大虫不一定斗得过小虫。”

        “我的虫不瞒大家讲,已经二上风了,落口很重的,这皮色多少好,”陈总感觉小甘的话有点不入耳,亮出了底牌。

        斗蟋蟀的人和虫一样。虫是先起叫,后发口。人是先斗嘴,再斗虫。但其结果是一样的,会叫的不一定上风。人会讲、人争气都没用,关键是虫要争气,而要虫争气,归根结底还是人要努力,要懂虫、识虫。

        在我的虫圈里有相当部分的人还停留在老谱的旧律上,以虫的固有色来确认虫的级别,例如紫黄、白紫、天蓝青必胜六门真色,六门之虫按真、正、淡、间论品排位,一级胜一级,这是非常片面和不可取的。

        今天,随着科技的发展,对昆虫的研究有了根本性的突破,一条蟋蟀的好坏,其品级取决于二个重要因素:第一,外骨骼是否坚硬;第二,肌肉是否发达。谱上所谓的色(固有色)固然和外骨骼的坚硬程度有某种联系,但肯定不是全部,我们讨论过的虫的外骨骼的形成过程可以充分说明这一点,同样在历代的功虫录上,紫黄被打败的例子比比皆是,这就说明这条紫黄可能在外骨骼的硬度、或肌肉的爆发力上比打败它的虫要差一等。

        所以不要片面地以虫的固有色去界定一条虫的品级,而要根据虫身上所显示的各种物理现象去界定判断一条虫的品级,这才是研究的正道。

        “陈总,要不我再换条大一点的虫陪您练练?”我笑眯眯地问道,这陈总是从小跟在我屁股后面长大的,从来轮不到他讲话的,现在钱多了,所以话也跟着多了。

        “讲讲白相相,讲讲白相相,斗了,斗了,”陈总马上调枪头了。

        小霸王铺身极好,对面正青张着一对大白牙,张牙舞爪地冲过来,劈面就是一口,嚓的一声,正青莫名地退了一寸,小霸王在瞬间电光火石般地发了一口,真正的后发先至。正青见小霸王在鸣叫,立即毫不犹豫地又冲了上来,只见草格里吱啦啦一声响,一个双劲夹连着一个绣球夹,弹开,双方大叫,自来风,再交口,正青一直咬住小霸王,一歪头想掀翻小霸王,小霸王立刻伸展六爪奋力顶住,双方变成搭桥磨起牙来,形上大了一圈的正青根本占不到一点上风。小霸王在磨牙过程中,明显地停顿了一下,提了一下丹田之气,突然发了一下力,一摆头把正青腾空摔了出去,并振翅大叫,这正青也确实不是等闲之辈,听到叫声,立马翻身爬起,朝小霸王又冲了过去。双方一交口,互不相让,立刻滚在一起,又是吱啦啦一声,几个滚一翻又跌开,这一下正青有点受伤,衣翅有点翘了起来,肚腹喘个不停,而小霸王跌开后原地起叫打须寻斗。

        场外一片哄动。

        “我说的吧,邵老师的小东西结棍,噶大斗噶小,还给小东西斗得糊嗒嗒,绝对的好么事。”小甘来劲了。

        那边正青休息了一会,须又动了起来。

        “还有,”陈总用草点了一下说道。

        “陈总,不要斗了吧,差不多了,”我和陈总说道 。

        “继续操练,连这么小的虫也斗不过,那还有什么用,”陈总有点严肃。

        小霸王上前一个杀猪,结束。

        “邵老师,格只么事送给我吧,让我回去白相相。”小甘讲话有点格楞。

        “好的,喜欢就开口,每个人都一样,”我回答很流利。

        “邵老师,再和侬斗一条。”陈总有些不服。

        我拿出了一条正白,34点,50元收于农户家。

        标准的白门将军,长的非常漂亮养眼,银白扁斗丝贯顶,浅黄脑盖,白腐项,翅如银铺肉似霜,六足玉白尾亦白,犹如白袍将军赵子龙下凡,属白肉白板背,翅透白光。

        这虫和小霸王草紫黄一样,看似骨色艳嫩,其实是外骨骼坚硬、底板老足之虫。首先是头色、斗丝色、翅色三清,翅形宽而纹之细 ,其次是头绽、项鼓、爪粗圆,肌肉发达。一付老黄板钳本略超。

        陈总出的一条虫是淡青白牙,33点,正码。

        我看了看,级别还是有点差异的。正白这虫耐看,是属于越看越好的那种虫,翅宽而腰背粗壮不空,虽虫配宽翅而显项勒,其实这项形实属铜鼓项,这项色配其余五门虫均属下等,唯配白门属正配。后六架发口凶猛,此等虫属日常少见,偶尔得之,真谓有缘。

        淡青白牙和正白一一比较,下风的可能还是多一只,虽然淡青白牙也是属整皮正色一路,但这正白的八格是处处见大的,骨色虽淡而其深不见底。

        几十年来,我斗虫是从不动手的,一般只是站在远处观看,由好友正光负责落虫、提虫及打草,同时任何要过过瘾的人都可以上来打草。

        正光将正白一落栅,仔细看了一下,接着又撩了一草,抬头看了我一眼说,这是一条好东西,哪里收的?

        “是在王木腿农户家收的,当时这种色烙的有二条,一条牙齿还要白些的当场送给宜兴的小葛了,这二条都是白门里的么事,会斗上二口的。”我回道。

        大家听说,又伸脖向栅里看了看,反应不大,估计看不出什么好。

        一启闸,正白嚓嚓二个平口,淡青白牙扭头就跑。

        “介不经斗啊,看看蛮好的虫,”陈总嘟哝一句。

        “来,不精彩,啥人再斗一只,”我说道。

        “小和,我这只是1000元2只和侬一道收的,看看好斗吗?”说话的是贤国。

        我仔细看了看贤国的虫,这虫长得非常好,只是斗丝的色长得略差,是一付淡黄斗丝,致命硬伤,不会凶天凶地的。

        我师父一直叮嘱我,虫有三个地方的色决定其的品格,例如黄虫配黄顶门,黄斗丝黄翅配正;青虫配青顶门,白斗丝青翅配正;紫虫配紫顶门,红斗丝紫翅配正等等。其它的配置都会降格或不入格。

        在长期的实践中,虫的顶门色、斗丝色、翅色的配正极为重要。

        贤国的这条虫在景县农户家里我先看的,最后还是放下了,斗丝色不够,讨债鬼。

        “贤国,这虫斗丝的色还不够好,斗是可以斗斗的,要么落下去,斗一口试试。”

        还是几个平口,青虫便有了想法,有牙不肯上了。

        “正光的眼光好的,这只么事确实口硬。”我赞了正光一句。

        “邵老师,我不懂虫的,不过我总觉得这条虫一身白光,腔调不一样,这种颜色很少的。”正光谦虚了一番。

        我无意间见到陈总向丁子使了一个眼色,丁子便站起来说道:“邵老师,这条虫我很欢喜的,是否可以送给我?”

        “等一会吧,再看几对斗了再讲。”我心里有一个小九九,想把这条虫送给师弟小陆。

        “好的,没关系的。”丁子笑笑说道。

        陈总叫道:“丁子,侬只大钉板拿出来和邵老师斗。”

        “哪只大钉板呀?”丁子一脸茫然。

        “就是那只,么事嘴巴蛮结棍的。”陈总一边豁翎子一边说道。

        “哦,我晓得了,是格只吗?”丁子拿了一盆虫给陈总看道。

        “对,就是格只么事,侬和邵老师斗。”陈总有点得意。

        我看了下虫,马上懂了,什么丁子的大钉板,明明是陈总的要三组开船的那只披子么,二十号刚刚和师弟大家一起看过的,陈总要面子,怕连着输啊。

        算了,人都是要脸面的,顺势而为吧,装装戆吧。

        这虫比较大,师弟小陆帮我挑了一条,上面写着红牙青。

        这红牙青是在景县1000元收三条虫时,讨要过来的,天独。

        这虫长得非常好,而且厘码也大,在41点左右,整皮一色,一付红木家什清爽,门面墨黑起皱,银眉横贯,双须粗长、勃活。

        在这世上,有很多事有着惊人的相似,在适应社会的生存过程中,自然而然地平衡着。

        例如某人的眼睛失明了,那么他的耳朵以及其他相关的感觉系统就会在同样的环境中变得比常人更加强大,以弥补眼睛失明而引起的不足;一个失去双臂的人,他的双脚将在这相同的环境里变得异常灵敏,例如可以用脚来弹钢琴,写书法,吃饭等等,以弥补失去双手而带来的不足。

        同样一条在幼蜕时失去一条大跳的虫,在它的成长过程中也会发生很大的变化。首先,这剩下的大跳为了生存必定要承担两个大跳的负荷,那么剩下的这条大跳的肌肉将变得远强大于一般的虫子,其具体的物理表现就是粗、长。另外,大跳的主要一个功能就是在遭遇紧急情况时大力蹦跳,当虫失去一条大跳时,它的蹦跳支撑点就会处于不平衡状态,这时,虫为了适应蹦跳的条件,它的大跳在逐步变粗变长的同时,它的支撑点位置也会从虫体的侧面逐步地向虫的中轴线靠拢,具体的说,就是这腿的支撑点在环境的影响下,会从虫的侧面变到虫双尾的中间,以蹦跳的更远。

        当然,虫成为独腿的原因很多,成为独腿的时间可以从幼蜕到成虫,参差不齐。只有在幼蜕时掉腿的独腿在不断地成长过程中,为了生存而自然产生的一些变化,使其达到双腿的基本功能程度,而其它的独腿在碰到同等级别的虫时,它所处的劣势是显而易见的。

        因此,光看大跳的疤痕来判断独腿是否天独是毫无意义的。

        我这独腿力大无比,陈总的披子一个重口发出,独腿毫无惧色,迎面一口接住,一个双劲夹,二虫一起跳起二寸有余,落地二虫跌开,独腿杀的性起,大叫寻敌,那披子也不示弱,应声呱呱大叫,好虫。大家一阵称赞。那独腿确实凶恶无比,闻披子叫声,张着一付红木家什老红牙,径直朝披子奔去,一口咬住披子,披子痛得全身缩了起来,六爪乱蹬,使劲拔牙,待独脚松口,披子已笼形全无,一拐一拐地逃窜而去。

        一条30点的小紫由于骨色正、浓,表现也相当不错,进攻攻势凌厉,吃夹还夹,好东西。

        就这样一条连着一条,我已出虫5条,获得了6上风,应该让别人斗斗玩玩了。

        我回头问了问站在我身边的师弟,是否挑二条到中蟋网杯去做替补队员,谁知师弟马上推辞道不要,我已经拿过了,够了够了,侬还是送给其他要的人吧。

        师弟年纪轻轻,这智商、情商,境界之高,着实是为人楷模。

        今年二月春风刀——小顾的虫也相当不错,虫产地以及选虫路骨属正统一路,真正属看好斗好的东西。智商高的人事事都透露不同凡响的一面。每年小顾的虫我都会多看上几眼,以便学习提高。

        由于要休假,当天斗完虫后,十几条上风虫,以及未到出斗时间的二十余盆虫全部送虫友,王贤国优先,先挑了5条,其余均分。结果虫友们也很实在,一条不剩地全部挑走。

        今年最贵的一条虫白青麻头,我开车送到了阿兴家中,阿兴一直养着未斗。

        每年的会虫,众虫友翘首期盼,其主要原因是没有竞争,没有名次,只有开心,这很符合目前提倡的竞技赛事休闲化的说法。比如带上一套钓鱼装备去参加一个什么杯,好朋友们碰个头、吃个饭、吹一通牛,住上二天玩个痛快,至于什么杯谁都没去关心,因为这个杯本来就是一个地方活动或一个广告。

        再比如去参加一个登山大赛,除了极个别的真正高手,绝大部分的参赛选手是来玩个热闹,活动活动身体,二天一过,心情大好,第二年再来。

        我们这个虫圈整整玩了近50多年,就是这个道理,自己人不可以去动钱的脑筋,这是我的底线。你可以拿虫来开开毛口,试试虫的级别,可以拿熟口当毛口来增加上风率,当然也可以偷偷地试试药水虫,耍耍小聪明,搞搞小脑筋。更多地时间和人是从众多的虫中挑选出可以进场子斗钱的将虫,把虫本及香烟老酒钱斗回来,这是唯一大家都认可及遵守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多事物都发生了根本的变化。虫也一样,一千多年的虫文化在这短短的几十年内变得面目全非,很是无奈。

        问题是虫在变,而人的思想以及根深蒂固的传统观念还未改变。

        我经常和朋友们讨论,你们每年的投入量越来越多,但是结果怎样呢,是越来越差。这是你们眼光变差了,还是虫变得看不懂了?都不是,你们的眼光没有变差,虫还是原来的虫,并没有进化的让人看不懂。关键的是玩虫的环境变了,这玩虫的环境彻底的被人干预了,变得让人看不懂了,然你怎么可以和看不懂的东西去较劲呢?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首先是大环境被人类破坏了,城市扩大化,以环境能源换GDP,铺天盖地的PM2.5,农药、除草剂、化肥把虫子生存的环境逼到了绝境。

        其次在著名的产虫区,无序的绝杀性的捕捉在一个短时间内可以将它变成一个无虫区,取而代之的是人工培养的不会打架的秧子白虫区。

        再者,经人工干预的药虫、钩子虫、白虫在场子里泛滥,令人头痛。

        事实证明,有相当部分虫友购买的虫路骨是不正的,有秋虫的相貌而无秋虫的特征,在竞斗中常常大跌眼镜。

        所以社会在变,虫子在变,人的思想观念也要变,要与时俱进。

        今年十一会虫,我和字号里的朋友以及几位年青网上虫友——白牙重青小陆、二月春风刀小顾、alexF117小吴及小鬼跌金刚小林谈了一个想法,想在原字号的基础成立一个纯玩的团体,玩的方式也应该换一换。

        玩就是消费,消费有大有小,大的消费可以去宇宙游玩一番,小的消费可以去小区绿地溜个弯,支付一点鞋底磨损费。但结果都是一样,开心就好。

        一个人从娘胎呱呱落地,为什么释迦牟尼能证觉成道,三十多岁便开悟成为佛陀,这主要得益于他有强烈的思考能力和敏锐的感受力,对所见所闻世间诸苦的深层思考,终究悟出“无所有处定”,“非想非非想处定”,直至“涅槃寂静”,流传千年。

        我等一生喜欢蟋蟀,但从未从深层次去思考一些问题。直到四十岁那年在南市会虫被老派堵在屋里,冒着生命危险从三层楼光着脚跳窗逃跑。

        玩虫玩到这个份上,不得不要认真地考虑一下了,这玩虫是为了什么,要达到什么目的。

        从大的方面去说,要利,求发财?要名,流芳千古?显然都是没影的事。

        小赌怡情?关在派出所或强劳,显然毫无乐趣可言。

        那么作为一个有着一定的文化修养,有着相当的情商以及一份稳定的工作和温馨的家庭的人,在业余爱好上,放着阳关大道不走,偏要走独木桥呢?

        很简单的问题,不是修养问题,也不是智商情商问题,而是糊里糊涂地随历史遗留下来的陋习随波逐流。对玩虫的实质没有一个全面的思考问题。

        这就是释迦牟尼和我等对待事物的根本差异,一个是想好了去做;一个是先做,等碰到问题再想。

        思维方法不同,其结果也完全不同,佛祖因善于深层思考故头顶长满了肉髻,里面全是智慧。犹如计算机的强大硬盘,里面全部是解决问题的应用软件。我等因不善思考,故头顶也长满了被现实社会敲出来的瘤,虽同为是肉瘤,但高高低低、大大小小无排列之序,毫无雅观可言。这瘤更是碰触不得,因为里面都是一个个痛苦不堪的故事。

        转眼又二十多年过去了。这头上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在大大小小的被社会敲出来的瘤中也似乎长出了些许肉髻。

        人生,佛的禅,虫的神。

        史上很多东西妙就妙在说不清楚,一说清楚,即落言荃。一落言荃,则情趣尽失。

        随着各种各样的玩虫团体的成立以及多个蟋蟀网的建立,使玩虫的格局发生了根本的变化。

        首先对每个虫友来说,每年的虫见得多了。虫季一到,虫照及专业文章无数,特别是近二年中蟋网举办108将评选,参加者踊跃,使广大虫友得益不少。

        样本大了,对虫的研究,寻找其优劣的规律性就更有准确性和标准性可循。

        现在我们需要考虑的是怎样在网络这个大平台上对玩虫的娱乐性进行一个历史性的根本改革,要提高到一个更高更大的层面上来,做到高端和平面相结合,在推动虫文化新的发展的同时,让广大虫友玩得更加开心。

        所谓高端玩虫,即由中蟋网出面举办中华斗蟋品鉴大师晋级赛,提升玩虫的品味,为玩虫正名,从根本上改变纵横一千多年,有着巨大群众基础且全世界仅有的玩斗品鉴中华斗蟋的观念和理念,虫理博大精深,流传千年,自有它存在的道理,值得传承发扬及研究一番。组织一批具有一定水平的蟋蟀爱好者(方式为自愿报名和资格预审),人数控制在20名以内,每人只允许送一条虫参赛,不需要公养(只要您有勇气和足够厚的脸皮,尽管可以送白虫、药虫、钩子虫参赛),上午送虫,下午审虫品鉴,晚上竞斗。

        具体玩法:例如有20人参加,每人出正色入格虫1条(可以有备用虫),共20条虫,配成10对(分量不配对可以通过协商,抛大饶小或备用虫来解决)。20名参加者对这10对虫进行审定品鉴及预判胜负,参与审定的虫一律用编号代替,每个参与者填一份审定品鉴预判胜负表,内容为20条虫的品种名称(理由),级别(理由),胜负(理由)。品种名称、级别、胜负,评分。得分80分(100分制)者,有资格进入评选。得分最高者为中华斗蟋品鉴一级大师,第二至第三名为二级大师,第四名到第七名为三级大师,不参加者不得此荣誉,只能算得江湖好汉。这批大师将成为上海乃至全国的名片和推动虫文化的中坚力量。同时,请有水平的摄像大师通过录像或照片,将这20条虫的影像资料传送到网上,让广大虫友们同步竞猜、欣赏,结果以回帖为准,前几名可以发些纪念奖以资鼓励。

        这大师晋级赛比较全面和公平,和资金无很大关系,主要涉及专业知识。既要掌握虫的理论知识,而且需一定的实践经验,对虫的品鉴要达到一个相当的水平。而且还可以将这批理论和实践均有比较扎实基础的大师们组织起来成立一个中国蟋蟀学会,进而在虫文化、虫产业方面作进一步的探讨。

        目的:开心就好。

        活动时间可以放在国庆长假期间。

        地点可以放在上海七宝草堂。

        考虑到斗虫现场的效果和安全,观众可以通过报名、邀请或售票的方式来控制。

        每年举办一次即可。

        赛事提供住宿、吃饭以及车辆接送,一切费用自理。

        所谓平面玩法,即以上海七宝草堂为中心,在整个虫季根据早、中、晚秋的不同情况,举办一些活动,例如早秋开一些讲座,怎样收虫,怎样判别秋白,怎样养虫、育虫等基础普及知识;中秋可以为广大蟋蟀爱好者提供场地,进行友谊对抗赛,字号排名赛等,当然要零星比斗摆大王也是可以的,关键是要组织好,要提前预约,以便统筹安排。例如我的圈子人多虫多,几十个人要斗个虫、玩一下确实不易,上海大多数人家里房子面子都不大,场地问题也是一个头痛事情,如果七宝草堂能担当起这个重任,那是功德无量,是广大虫友们的一个福音;晚秋则可以选选108将,定一下当年虫王。

        当然,一切的玩都离不开经济基础的支持,缺乏经济的支撑,一切活动都无法持久。

        而中蟋网,七宝草堂一个作为网络平台,一个作为经济实体,强强相联,通过举办类似中华斗蟋品鉴大师晋级赛的一系列运作,必将聚集起一批各有专业的蟋蟀爱好者,有了这个大平台,必将演绎出蟋蟀产品产业化的好戏,取之于蟋蟀,用之于蟋蟀。

        中蟋网,七宝草堂作为一个虫文化的载体,必将翻开历史新的一页。

        最后还是祝大家身体健康,工作愉快,全家幸福。


——蟋蟀情——
2017年3月7日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鲜花鸡蛋

QQ21008500  在2020-10-29 18:15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静夜听虫鸣  在2017-3-14 19:19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淡青一线  在2017-3-14 07:09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吃馒头的兔子  在2017-3-13 13:21  送朵鲜花  并说:邵老师的提议值得深思
秋园主人  在2017-3-13 10:33  送朵鲜花  并说:好文好蛐蛐!
虫-谜  在2017-3-12 11:55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五三雨儿  在2017-3-10 11:11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鱼老爱  在2017-3-10 09:22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康字壹号  在2017-3-9 14:53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HZDQHY  在2017-3-9 09:22  送朵鲜花  并说:有情有景有彩!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人造烂衣  在2017-3-9 08:57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心阁  在2017-3-9 08:46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xdp  在2017-3-8 23:24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感恩  在2017-3-8 22:29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金陵老城南  在2017-3-8 21:44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黄方巾  在2017-3-8 21:44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瞬间  在2017-3-8 20:34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陳先生老底小罐  在2017-3-8 20:17  送朵鲜花  并说:谢谢👍七宝草堂一个传奇故事即将拉开帷幕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吴中勇士  在2017-3-8 19:20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macd369  在2017-3-8 17:40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天王真紫  在2017-3-8 15:38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一明  在2017-3-8 13:35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闲云野鹤  在2017-3-8 13:24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没脚腿  在2017-3-8 13:09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没脚腿  在2017-3-8 13:08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没脚腿  在2017-3-8 13:08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没脚腿  在2017-3-8 13:08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没脚腿  在2017-3-8 13:08  送朵鲜花  并说: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送朵鲜花鼓励一下

587

主题

98

好友

6万

积分

真青

蟀族 蟋蟀网忠实用户 蟋蟀网微信勋章 中蟀网铁杆粉丝 论坛积极分子

鲜花(3361) 鸡蛋(0)
发表于 2017-3-8 13:08 |显示全部楼层
{:7_156:}

875

主题

95

好友

1万

积分

管理员

蟀族 中蟀网首席摄影师 蟋蟀网微信勋章 养师赛超级明星 中蟀网铁杆粉丝 活动达人 摄影达人

鲜花(487) 鸡蛋(1)
发表于 2017-3-8 13:26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好虫,人生就是这样,玩得精彩点、开心点罢了。

13

主题

13

好友

6824

积分

红牙青

鲜花(676) 鸡蛋(0)
发表于 2017-3-8 13:35 |显示全部楼层
玩的开心,一切顺利

26

主题

34

好友

6137

积分

红牙青

鲜花(0) 鸡蛋(0)
发表于 2017-3-8 13:55 |显示全部楼层

1124

主题

45

好友

10万

积分

天蓝青

鲜花(7030) 鸡蛋(11)
发表于 2017-3-8 14:21 |显示全部楼层
{:7_156:}好贴

0

主题

1

好友

4万

积分

寿星头

蟋蟀网忠实用户 中蟀网铁杆粉丝

鲜花(48) 鸡蛋(1)
发表于 2017-3-8 14:24 |显示全部楼层

1532

主题

250

好友

23万

积分

八蜕将军

蟀族 水王勋章 蟋蟀网忠实用户 蟋蟀网微信勋章 将军 论坛积极分子 中蟀网铁杆粉丝 欢乐星

鲜花(6195) 鸡蛋(6)
发表于 2017-3-8 14:33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好虫好文!独腿超喜欢!

555

主题

18

好友

3万

积分

寿星头

鲜花(2237) 鸡蛋(3)
发表于 2017-3-8 14:33 |显示全部楼层
长的

0

主题

0

好友

9302

积分

红牙青

鲜花(4) 鸡蛋(0)
发表于 2017-3-8 14:42 |显示全部楼层
又见邵老师好文。顶!!!!!!
OKM 实名认证 

129

主题

3

好友

2万

积分

黑紫

蟋蟀网忠实用户

鲜花(1246) 鸡蛋(0)
发表于 2017-3-8 14:44 |显示全部楼层
顶   

21

主题

18

好友

2629

积分

黄光淡青

蟋蟀网微信勋章

鲜花(2) 鸡蛋(2)
发表于 2017-3-8 15:05 |显示全部楼层
境界

0

主题

1102

好友

3万

积分

寿星头

鲜花(674) 鸡蛋(0)
发表于 2017-3-8 15:13 |显示全部楼层
{:7_156:}{:7_156:}{:7_156:}{:7_157:}

104

主题

21

好友

1万

积分

白黄

蟋蟀网忠实用户 蟋蟀网微信勋章 中蟀网铁杆粉丝 活动达人

鲜花(85) 鸡蛋(0)
发表于 2017-3-8 15:40 |显示全部楼层
{:7_173:}{:7_176:}{:7_185:}

100

主题

14

好友

1万

积分

白黄

鲜花(162) 鸡蛋(0)
发表于 2017-3-8 15:40 |显示全部楼层
终于等来邵老师美文。

33

主题

15

好友

4万

积分

寿星头

鲜花(149) 鸡蛋(0)
发表于 2017-3-8 15:41 |显示全部楼层

42

主题

13

好友

2万

积分

黑紫

蟋蟀网忠实用户

鲜花(69) 鸡蛋(0)
发表于 2017-3-8 15:47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好虫-----玩的开心

16

主题

8

好友

7703

积分

红牙青

鲜花(22) 鸡蛋(0)
发表于 2017-3-8 15:50 |显示全部楼层
独腿可以

298

主题

35

好友

2万

积分

黑紫

鲜花(132) 鸡蛋(0)
发表于 2017-3-8 16:00 |显示全部楼层
{:7_156:}{:7_179:}

1044

主题

80

好友

7万

积分

真紫

蟀族 蟋蟀网忠实用户 蟋蟀网微信勋章 中蟀网铁杆粉丝 欢乐星 论坛积极分子

鲜花(5948) 鸡蛋(9)
发表于 2017-3-8 16:01 |显示全部楼层
,好虫,好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中蟀网 ( 沪ICP备20023396号-1 )

GMT+8, 2020-11-27 14:21

回顶部